中共病毒,官方前言不对后语

【中英对照翻译】- https://spark.adobe.com/page/nJ1PTCHv6PpEK/

新闻来源:Breitbart, 10 May 2020

作者:Jeff Poor

翻译/简评:Arron

校对:Julia Win

科顿:公开的手机数据表明,武汉实验室周围的道路于10月中曾关闭

周日,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在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周日早间新闻展望”节目上露面时,强调了手机数据如何暗示中共国政府在10月中旬关闭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周围的道路。

正如科顿指出的那样,这意义重大,有人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COVID-19病毒的起源。

他说:“昨天(5月9日)有媒体报导,公开的手机数据表明,武汉实验室周围的道路于10月中旬关闭过。” “并且,此信息是公开的。美国媒体已使用它来分析各州的流动模式,以了解我们的人民是否在实行社会疏离。因此,这些报导表明,在武汉这些实验室周围的主要道路上,显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手机对基站发射脉冲进行通信。然后,突然间这些通信都停止了,并且停止了好几天。这意味着,在没有进一步信息的情况下,当时这些道路由于某种原因被封锁了。”

“现在,我们需要去确认一下。”科顿继续说道。 “我们需要仔细查看数据。我们还需要尝试用其他方法来证实在10月中旬这些实验室附近的道路是否真的封闭过。如果中共开放并允许我们调查武汉发生的情况,显然可以为我们提供帮助。如果确认了该实验室周围的道路在10月中旬关闭了几天,那么说明在病毒预计首先开始人传人的那段时间里,这些道路也正好非常巧合地被封闭了,

无论病毒源自何处。但这只是另一种间接证据,表明这些实验室发生了某种事故或爆发,而不是海鲜市场或其他任何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深入了解此数据的重要性。“

科顿解释说,武汉比纽约还要大,因此政府封闭道路必然有一个重大理由。

“请记住,武汉是一个比纽约大的城市,因此它的道路交通显然拥挤不堪。所以,政府当初必然是有很充分的理由,才会采用关闭实验室周围道路这种严重破坏交通的方式。因此,首先我们需要验证这些报导的真伪,即手机数据告诉我们这些媒体报告所揭示的内容,然后我们需要用其他来源去验证那些道路是否确实关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如果在10月中旬这些实验室周围的道路关闭了几天,那么我们需要弄清楚原因,因为这是另一个可以支持这种病毒起源于这些实验室中的一个间接证据。”

新闻来源

评论:

本文披露的手机通信数据显示在去年10月中旬武汉病毒研究所周边道路封闭数天,表明期间武汉P4病毒研究所很可能发生了重大事件如病毒泄露,因而不得不采取的紧急措施。因此,封路事件为调查病毒开始传播的确切时间和发源地点两个方面提供了非常好的切入点。这是这则新闻的价值所在。

在病毒开始传播的时间线上,从中共官媒报导中很容易发现很多疑点。

中共在1月20日之前一直对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刻意隐瞒人传人的事实,包括武汉多家医院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的事实。1月3日训诫了在网上小圈子传播消息的李文亮等8名医生,后来的事实证明中共一直在撒谎。

那么,病毒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传播的呢?

根据《南华早报》3月13日披露的消息,中共国官方资料显示,首例确诊的Covid-19病例可追溯至2019年11月17日,是一名55岁的湖北居民,但“零号病人”尚未得到证实。根据该病毒较大比例的患者无症状以及潜伏期较长的特点推断,病毒事实上应该在更早的10月份就可能开始传播了。

联想到参加世界军运会的法国女子现代五项冠军库威尔、意大利击剑运动员塔利亚里奥尔(Matteo Tagliariol)等欧洲多国运动员指出,2019年10月份参加世界军运会期间在当地感染上了武汉肺炎,出现高烧、呼吸困难等症状,原以为是流感,但服用抗生素完全无效,有理由认为当时武汉肺炎就已经开始流行。

回到本文,如果武汉病毒研究所周边在2019年10月中旬封路的情况属实,非常可能那个时间段内,就发生了从武汉病毒实验室放出病毒事件,这与《南华早报》披露的中共官方记录的确诊患者,和参加世界军运会的欧洲运动员发病在时间节点上一致。

在病毒发源地点这个关键问题上,一方面,中共更是极力隐瞒,拒绝与国际社会合作和分享病毒早期的相关信息;另一方面千方百计试图证明病毒源于自然界,甚至源自其他国家,以推卸制毒放毒的责任,无奈前后矛盾,漏洞百出。

整个过程可以分为甩锅海鲜市场的第一阶段,向其他国家甩锅的第二阶段,以及捏造不存在的病毒序列的第三阶段。

大家都还记得2002-2003年中共国爆发的SARS病毒吗?当时,SARS病毒于2002年底在广东首先出现,2003年肆虐全球之后突然消失,来无影,去无踪,完全不像其他已知冠状病毒的行为模式,又没有找到传染源,所以外界当时就曾质疑可能是中共研究的生化武器泄露所致。正因此,在SARS过去14年后的2017年,中共央视高调宣布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在云南发现了一处蝙蝠可能是SARS病毒的天然宿主,经由穿山甲作为中间宿主传染给人类。由于广东地区的确有吃穿山甲的传统,总算圆了SARS病毒来自天然的故事。

这次CCP病毒爆发的初期,中共显然又搬出了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准备栽赃到某种蝙蝠和某个作为中间宿主的野生动物身上,从而掩盖制造并放出病毒生物武器的真相。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在未经全面调查的情况下,罔顾接近1/3感染病例与海鲜市场无接触史的事实,宣布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第二天,华南海鲜市场随即休市,随后进行了彻底的环境卫生整治和消毒——正如香港知名病毒研究专家管轶痛斥的——等于未经全面调查就销毁了“犯罪现场”。

1月22日,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为“海鲜市场起源说”背书,声称来源是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1月26日,中共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宣布,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表明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2019年12月31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第一个专家组到达武汉金银潭医院调查,随后制定了一套诊断标准:要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要有发烧症状;全基因组测序。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武汉肺炎,缺一不可。

至此,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源地的说法成为官方定论。

无奈,假的真不了。1月27日,世界顶级学术期刊《科学》的一篇报导就直接打脸华南海鲜市场作为疫源地的说法。该报告引述了CCP肺炎指定收治医院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等,1月24日在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论文里的一些核心事实,如海鲜市场没有人卖蝙蝠,也未发现蝙蝠的踪迹;第一例病人发病时间是12月1日,与海鲜市场无关,也与后续病人未发现流行病关联;12月10日的3例病例中2例也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联。在论文统计总共41例病人中,共有14例证实与海鲜市场无关联,比例超过1/3,直接质疑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源地可能并非华南海鲜市场。紧接着《柳叶刀》和《新英格兰杂志》发布的论文都有相当比例的确诊病例无海鲜市场接触史。

这期间,虽然包括钟南山和石正丽等专业人士不断带节奏,华南农业大学在2月7日更是“雪中送炭”,宣布在穿山甲体内检测到武汉CCP病毒,暗示穿山甲可能是这次疫情爆发的中间宿主,不过在不断披露的事实面前,中共栽赃海鲜市场的企图落空。

现在,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中共会这样疯狂无节操地甩锅,最重要的原因是路德在1月19日的一期爆料节目中,用严密的逻辑和专业病毒学家提供的专业知识明确指出了“中共冠状病毒是在舟山蝙蝠冠状病毒上研发出来的生物武器” 。这是一个可以置中共于死地的论断,因为一旦证实,中共就坐实了违反国际生物武器条例,犯下了国家恐怖主义和反人类罪,难逃国际社会的追责,必然很快灭亡。为了撇清干系,中共一方面甩锅给其他国家,一方面又证明病毒来自自然界。而已知的能感染人的冠状病毒,除了ZC45和ZXC21两个舟山蝙蝠病毒毒株,就只有SARS病毒。所以2020年1月底到2月底,中共故伎重演,又把这次的病毒往SARS上靠,并疯狂地找“中间宿主”,以便建立蝙蝠到人的传播联系。

在“海鲜市场起源说”彻底破产后,中共开始混淆视听,无底线地直接甩锅给其他国家,钟南山2月27号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上抛出“新冠肺炎虽然在中共国始发,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共国”的论调,开始了有组织的第二阶段甩锅表演。美国、意大利和法国先后“中招”,引发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

中共首先抹黑的是美国,结果美国国务院3月13日召见中共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布的言论提出外交抗议。川普总统被这个无耻行为激怒了,开始反击称该病毒为“中共国病毒”,整个美国——包括民主党,都义愤填膺,开始采用更为强硬的态度,使中共倍感压力,主动认怂,禁止中共国内媒体再发布疫情源自美国的消息。

随后,中共操纵大外宣又开始瞄准意大利。中共国新闻网根据意大利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主任雷穆齐(Giuseppe·Remuzzi)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媒体采访时说的话,断章取义,声称“早于新冠疫情在中共国爆发前就已在意大利传播”,由此带动了有关“新冠病毒可能源自意大利”的热议,引发意大利国内强烈不满。之后类似的情况又发生在法国身上,整个过程让世界看清楚了中共的丑恶嘴脸,不仅毫无透明度可言,而且是完全没有节操和底线。

把病毒起源推卸到其他国家的企图又毫无悬念地落空了。这个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缺乏完整的证据链,所以病急乱投医的中共又祭出终极法宝:捏造一个全新的“背锅病毒”,声称该病毒是自然变异产生的,能通过中间宿主感染人类,这样才能合理将病毒推到自然界,所有的责任都让它去承担!

任务落到了号称“蝙蝠女侠”的石正丽头上。事实上,正如路德和大卫爆料说的,编造这样一个“背锅病毒”的基因序列,对于研究蝙蝠资深的石正丽来说不会超过半天时间。 1月27日,石正丽上传了一个名为RaTG13病毒序列到美国的病毒基因库NCBI,并宣布这是一个她本人的团队,早在2013年就发现的一种新型未知冠状病毒。

由于这是推卸责任的终极版本,中共背水一战,发动了一切可用资源为其背书。动用了一大批被中共蓝金黄的科学家出来站台,包括美国的福奇、科林等。声势之大,档次之高,前所未有,力证此次疫情是由这个凭空而来的病毒造成的。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首先,倘若石正丽2013年就发现这个病毒,有这么惊艳的感染人类的基因序列组合,提供了蝙蝠病毒直接跨界传播人类的铁证,当属世界级的震撼发现,完全可以上《自然》杂志,为何七、八年后才披露?要知道连2018年发现舟山蝙蝠病毒时,中共央视都高调报导了。

更为重要的是,对该病毒基因序列的仔细分析后发现,各部分基因序列不符合自然变异的规律,认为造假痕迹非常明显。因为对比了中共舟山病毒的基因序列发现,CCP病毒与这种舟山蝙蝠病毒的E蛋白100%相似,而在病毒传染人体最关键的S1蛋白部分,也就是钥匙部分只有69%相似性。联想到石正丽201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所说,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的两个蛋白开关只要调一下就可以适应人体。武汉CCP病毒就是舟山病毒人工改造无疑,目的是提高对人体细胞的传染力,成为杀伤力巨大的生物武器,而这种舟山蝙蝠病毒只有中共解放军才拥有!

至此,结论非常清楚:石正丽杜撰的RaTG13在自然界根本不存在!只是她在电脑前编出来的一个跟SARS相关联的假证据,石正丽根本拿不出真实的病毒株,中共制造病毒和掩盖真实来源的事实昭然若揭。

回到本文,如果武汉病毒研究所周边在2019年10月中旬的封路属实,则非常可能那个时间段内武汉病毒实验室发生了病毒泄露事故,从而旁证了这次CCP病毒来自武汉P4实验室的真相。这个结论也很好地解释了中共诸多试图掩盖病毒起源真相的做法,比如:

在2020年1月1日,一个承接武汉不明肺炎检测的基因测序公司接到湖北省卫健委官员电话,通知说停止检测武汉肺炎的病例样本,并销毁已有的病例样本,不得对外透露样本信息和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这种做法的唯一合力解释是销毁犯罪证据,希望逃避国际社会的追查。

2020年1月5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贞教授团队,从武汉患者样本中分离检测出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随后获得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并于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但该实验室第二天被中共当局以“整改”的理由关闭,蹊跷的是,该实验室一个月前才刚刚通过验收。唯一解释只能是杜绝国内机构发布病毒早期信息,以免将来无法掩盖事实真相。

2020年1月26日,中共首席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少将被派往武汉病毒研究所,随后接管了该所的P4实验室,使得P4实验室彻底成为了中共操作的黑箱。

2月14日,中共党魁习近平提出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再次引发了外界对中共实验室缺乏安全规范和可能的泄露担忧:原来中共P4实验室裸奔了这么久才想起要立法规范实验室操作。

3月17日,中共宣布陈薇院士领衔的团队研制出“重组新冠疫苗”,于3月16日该疫苗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速度之快令人怀疑,因为按照重组疫苗生产的4-5个月周期推算,中共应该在10-11月份就已经获得该病毒的毒株。

4月7日,中共国教育部科技司向有关高校发出《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学术论文发表的通知》,要求“病毒溯源相关的论文要从严从紧管理,再次赤裸裸地体现了中共对学术自由和传播真相的严厉管制。

此外,还有广为外界诟病的可能为零号病人的,武汉P4病毒研究所黄燕玲的一直离奇的“失踪”,还有从1月份开始中共数次拒绝美国提出的派出顶级病毒学家来武汉共同调查和抗疫的建议。目前,中共声明,在抗疫没有取得彻底胜利之前不会同意外国科学家介入调查,明显是心虚的表现和赤裸裸的耍流氓。

总之,疫情爆发后,中共一系列无法解释的神操作无一例外地指向一点:中共是背后的制毒人和责任者,整个事件无疑是中共制造的切尔诺贝利生化版!唯一不同的是灾难的损失和影响要远远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共在病毒的时间和起源问题上谎话连篇,在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追问下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随着各方面的证据逐渐浮出水面,相信不久就将大白于天下,中共将面临全世界的问责,最终倒台是不可避免的宿命。

目前,世界仍然笼罩在CCP病毒的肆虐下,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新增感染和死亡病例,经济活动和人类社会陷于半瘫痪状态,经济损失超过了人类所有战争损失的总和。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全世界最顶级的科学家恐怕也难下定论,甚至我们都还不知道人类最终将如何战胜病毒。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了。

中共一贯的不透明一向被西方社会诟病,但很多时候出于眼前经济利益考量,西方政要常常采取绥靖政策,不跟中共认真,这次算是尝到了苦头。在这次病毒起源的追查中,世界看到的是中共国肆无忌惮的掩盖,毫无底线的甩锅,至今拒不提供早期的病毒样本给世界研发疫苗和治疗药物,连极其重要的零号病人的情况都没交代。中共编造的国内感染和死亡人数,连它最铁的盟友伊朗也斥之为“恶作剧”,更不用说作为黑箱一样存在的P4病毒实验室,CCP到底制造了多少种致命的人工病毒!

只要中共尚在,人类难言未来。

中共之恶,远甚纳粹和苏共。灭共已是所有有良知的人的共同使命,无关国界,无关人种,无关党争,无关信仰。

参考资料:

冠状病毒病疫情时间轴

新冠源自意大利?意专家斥“教科书式宣传”

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是病毒源头的阴谋是如何炮制的?

肺炎疫情:“推特风波”乍起 美国向崔天凯提抗议

13年不懈追踪 中国科学家寻获SARS病毒源头

新冠病毒“备受争议”的神秘来源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om326592
1 年 之前

墻內長期洗腦,灌輸謊言。讓善良的人們不知不覺的失去了求真的意識,對真偽的反應也變得麻木不堪。僅僅幾個月過去,就忘記了“它們“曾經說“可防可控”“未見人傳人”的鬼話,還有“李文亮先生之死”“訓誡造謠人”此類的扎心事件。而對眼前的ccav天天刷腦習以為常。當然這些不會是永遠!曙光就在前方,因為有《爆料革命》,有郭先生,有“喜馬拉雅,有偉大的港人!陸肆倒計時!🙏🏻🙏🏻🙏🏻🙏🏻🙏🏻🙏🏻💪🏻💪🏻💪🏻💪🏻🌈🍺🍺🍺🍺🍺🍺🍺🍺🍺🍺🍺🍺🍺🍺🍺🍺

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