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欺骗加剧人们对种族清理生物武器试验的恐惧

作者:Dogman

此文为比尔格茨于05/14/2020在《华盛顿时报》文章的译文。

原文请查: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0/may/14/china-deception-fuels-fears-biological-weapons-eth/

根据前任和现任的美国政府官员透露,中国政府在CCP病毒爆发以来的欺瞒行径加剧了人们针对北京开发生物武器的担心,而这项针对特定人群的生物武器研究有能力定点打击某些特定的种族。

一位川普总统政府高级官员告诉《华盛顿时报》称,已经知道中国政府实施了包含定点打击特定族群的秘密生物武器等项目。

这位官员不具名透露,“我们正在观察这些潜在的针对少数民族的生物实验”。

这些关于生物武器研究的细节来自于跟中国这些项目直接相关的工作人员,而且这些信息都被囊括在情报报告之中,可能在未来会对外解密。

这位官员说,中国政府针对CCP病毒的反应,提高了人们对于其秘密生物武器研制的担心。北京掩盖了此病毒的高传染性,并且推迟了对外借的预警。

“我们对于中国政府能够遵守BWC和其国际职责表示担忧,”这位官员说,他所引用的BWC是《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这是一项用于制止研发和生产生物制剂的国际公约。“如果我们只从这次病毒危机中学到一件事,那就是我们不能相信中国政府会做正确的事情。”

中国与1984年签署了《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随后超过100个国家加入这项努力之中。其中公约的第五章中要求,签署国需要“咨询并且配合其他国家,来解决任何与生物威胁相关的问题”。

自从12月份病毒在中国开始爆发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拒绝国际专家对其针对其武汉试验中所进行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的调查要求。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发言人对于寻求评论的所有电话和邮件均无回复。

国家安全局的针对国际生物武器安全条例方面的多位官员已经担心多年。

与《时报》联系的情报人员支出,中国政府在2011年曾向联合国表达过,对于科技的迅速发展所导致的针对某些特定种族的生物武器和其他病毒武器的研制活动,北京当局也表示非常担忧。

中国政府在文档中没有说他们自己也有正在进行中的生物武器项目,但是美国的情报官员和其他的外国事务专家说,北京存在并持续存在此类项目。

一些人说,在2011年中国政府官员在联合国发表的指南中提到允许外国政府参与其科研活动,但是当时北京当局并未对外公布。

在这份题目为《阻止生物威胁:我们能做什么》的文档中,为了“与病毒斗争和改善健康”的科学创新可能会被用于有效的病毒攻击,中共官员对此表示非常担忧。他们还引用了“靶向药物输送科技导致病毒更容易传染”,并且“特定族群的基因标记”和“人造病毒”。

这份联合国指南是参与了《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的12个国家联合编撰的。一个附录提到,“同惯例相关的新科学和科技创新”包括各国提交资料的背景信息。

多位参与人员揭示,目前持续中的研究可被同时用于进攻型和防守型的生物武器应用的研发。

美国透露了与基因物质和微生物操控,日益升级的沟通,建立信任和科学规范,生物安全的输出控制和改善等方面公的最新进展。

一位现任和两位前任的官员说,中国政府发展针对特定族群的生物武器的可能性令人不寒而栗。

宝拉狄萨特(Paula DeSutter)是一位负责审核,遵守和执行的前任助理国务卿,她说中国政府在2011年的文档中“已经承认在进行相关工作,而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有倾向表明他们在研究包括针对特定种族的生物武器。”

“令人非常害怕的是,CCP病毒可能是在武汉针对这项生物武器进行的测试,而且这项测试可能从2011就开始了”,狄萨特跟《华盛顿时报》说。

这个说法看来被中国军方的信息不断加强和证实。已退休的张仕波将军在2017年出版的《战争新高地》一书中说,生物科技的发展,不断加大进攻型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包括针对“特定族群攻击”的威胁。

美国官员在一次近期的国务院年度武器控制报告的执行摘要中表示,他们对于中国政府的生物武器项目表示非常担忧。

报告中说,“在报告进行期间,中国政府参与了双向功能生物武器的活动,其中一些加剧了对其是否能够遵守BWC的担忧”。

第一章内容表示,BWC的签署国答应永远不会研制,生产或存储生物和毒素武器,或者以生产武器为导向的研制武器和设备。

美国国务院2005年,2010年和2020年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持有一些用于进攻型生物武器的物质违反了BWC协议。

2020年的报告中还指出,中国政府自己发表的建立信任机制的报告中没有说明北京当局过去进行的生物武器项目和保留至今的这些武器。

一位川普内阁的前高级官员不具名表明对于中国政府一直进行的针对特定族群和其他的相关生物武器研究非常担忧。

这种担忧引起国务院的2019年度武器控制报告的注意。这位前官员还说,在此之前,国务院和情报部门极大的忽视了这些情况。

尽管中国政府在2011年递交给联合国的指南中没有明确提供北京当局试图发展种族清除生物武器的直接证明,但是这位前官员说,中国军方发表的侧重生物战争的文献引发严重的担忧。

“这是一项有双重功能的研究,是中共幽灵具备进攻能力,”这位县官员说。“中国政府无法证明这项针对种族的研究有着和平的应用。”

中国政府没有对外界公开这份2011年提交给联合国的指南。

但是,中国驻联合国大使何亚非当时写,密切关注生物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是维持BWC有效性的必要条件。

“在条例的框架下,中国政府支持加强关注和评估生物科技创新的影响,以预防生物科技被用于恐怖行为,并且使其服务与人类”,何先生当时写道。

中国政府曾经说,他们正在研究合成性生物学,专家相信这项研究可以被用于编辑基因序列,以达到制造可以感染特定人群的病毒。

一份2016提交给生物安全回顾会议的报告中指出,生物和毒素武器威胁并非抽象,也不仅仅是存在与理论中。

“科技的发展和日益广泛传播的关键原料,仪器和知识导致此类武器触手可及”,这份报告中指明。

“过去使用的生物武器表现出令人恐惧的效果,现在有清晰的证据表明,恐怖组织,一些个人和国家持续不断的谋求这种可恶的武器。”

北京当局参与镇压了多个上述民族族裔,包括新疆人和中国西部的其他穆斯林。目前估计有1百万穆斯林人被关押的集中营中,而中共官员将其称为再教育中心。

中国政府还针对西藏人民进行了镇压。中国军队吞并了西南区域,而很多西藏人保持对达赖喇嘛的忠诚,并且一直寻求独立。

中国政府2011年提交的关于BWC的信息在一份基于日内瓦的BWC网站上的报告中可以查询到。

英国和加拿大政府资助了这项活动,而报告中包括相关专家的有关发现。

图片源自新华网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10

5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