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开中共欺世盗名的“选举”画皮

作者:三票先生

中共号称有民主选举,党任命的官员都是人民选举出来的,代表人民的利益,以此掩盖其政权的非法性,欺世盗名。中共控制几乎所有的选举,因为人大有立法、审查预决算、选举和任命国家和政府人员等权力,我们只分析和人大有关的选举。

中共人大代表的选举,表面上可以十人联名推荐参加选举,实际上都是党决定人选。在八十年代还有像点样子的选举,虽然候选人只是发个简历,不用发表演说,也不用同选民见面,但形式上还是有选票选举的。九十年代后基本没有什么选票选举了,变成了指定。少量地区有选举,但是因为选民对候选人不了解,就是走过场。前几年上海地区选举还出了笑话,选民对走形式的选举不满,选举苍井空为人大代表,选举机关宣布重新选举才作罢。

如果你不是党推荐认定的人选,你要找十人联名推荐参加选举会如何呢?2011年江西新余的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等人宣布参加人大代表选举,有218名村民联名推荐,结果被中共当地警方传唤、跟踪、威胁、关押,最后被抄家,以放弃告终。同年著名足球评论员李承鹏在成都宣布参选,因为他是名人,所以中共当局对他做法温和,就是委派居委会官员每天不厌其烦地去他家里劝他放弃参选,弄得他不能正常生活,这些官员还威胁周边居民不得联名推荐他,最后只得放弃。迄今为止大概有不超过10个人以这种方式成功当选,但这些人要么没有起什么作用,要么被威胁陷害甚至坐牢。所以这个方式就是镜花水月,装点门面的。

再看当选人大代表后,选举行政领导人的控制过程。首先,候选人是由上一级党组织决定,以推荐人选的方式秘密确定为候选人。然后,上一届人大的主要成员组成一个叫主席团的临时机构,显然这个机构是听命于上一级党组织的。主席团正式向人大代表提出候选人。为保证选举不出意外,所有人大代表按地区分成若干小组,在每个小组里面成立临时党组织,由于人大代表中中共党员占70%以上,所以这个临时党组织就控制了这个小组,以保证选举按党的意志进行。

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共人大选举还是实行差额选举,内定一个确定要当选的候选人,再选择一个没有声望和知名度的人作为陪衬,以彰显民主,又做婊子又立牌坊。但是,1993年浙江省长选举,中央委派的正牌候选人葛洪生落选,做陪衬的候选人万学远当选。三天后,贵州省也出现了类似的事,代表们联名提名陈士能为候选人,和中央指定的候选人王朝文PK,结果陈士能当选。从此以后,中共就取消差额选举实行等额选举,把这个遮羞布也丢掉了,直接裸奔。为敬效尤,万学远和陈士能后来的仕途非常不顺,中共不允许这样犯上作乱选举失控的事情再度发生。

按中共有关选举法规定,只要有20名以上的代表联名推荐,也可以成为候选人。2011年43岁的成功地产商曹天宣布参加郑州市长的竞选,并自愿拿出1亿元人民币作为廉政保证金。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参选声明和纲要。这样离经叛道的事使党非常不满,中共郑州市委立即成立由国土局、公安局和税务局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曹天的地产企业偷税漏税和行贿等非法行为。于是在他宣布参选后的第七天,他不得不离开郑州成为一名逃亡者,最后他的公司被税务部门罚款三千余万元,他本人关闭企业到处流浪,至今下落不明。从此无人再敢尝试。

中共就是这样用近乎黑社会的手段操控各级人大的选举,看主席台上一个个衣冠楚楚人模狗样,实际上背地里暗箱操作强奸民意,化国之公器为一党之私器,上演一出出沐猴而冠、皇帝新装的闹剧,不仅欺骗国人,还欺骗全世界,造成中国也有民主选举的假象。在一次全国人大选举江泽民为国家主席的选举中,有代表气愤不过,填写了宋祖英和李瑞英(坊间流传为江泽民的情人)。在唱票的时候,主持人念到两人的名字,会场里爆发出嘲笑声。18大后,由于在选举的时候安排军人正步进入会场,公然用枪杆子威慑代表,代表们连这样调侃娱乐的机会和勇气都没有了。我们一定要跟随爆料革命,向全世界戳穿中共假选举的画皮,灭掉中共,让中国人民有选票有尊严。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