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特洛伊木马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PgEoNUGbadJao/

意大利:中共入侵欧洲的“特洛伊木马”

翻译/简评:Arron

校对:Julia Win

简评:

本文把欧洲国家依赖中共为其经济输血的危害形容为“特洛伊木马”——中共表面上的经济往来和援助蕴藏着灾难性的后果。

  • 1. 意大利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意大利是唯一与中共签署了“一带一路” 谅解备忘录的G7国家,在所有欧洲国家中也最为亲共,事实上已经成为中共进入欧洲大陆的门户。

意大利亲共的原因首先是国内经济困难重重。由于自身结构性原因,也受到国内政治及全球大环境影响,意大利经济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现萎缩,出口受挫,内需不振,经济增长乏力,已陷入“技术性衰退”。

另外,沉重的债务更让意大利的经济前景雪上加霜。2019年,意大利公共债务的GDP占比高达131%。债务压力过大,导致了其对中共经济上输血的依赖。

政治上, 2018年大选后政府由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联合执政,两党之间的分歧又让经济纾困政策的出台变得十分困难。意大利的问题已经积重难返。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带来的“一带一路”投资计划无异于救命稻草,自然与焦头烂额的意大利执政党一拍即合,民众也受大外宣蛊惑,大多数以为中共是意大利经济的救世主。

所以,在本次武汉肺炎疫情中,意大利虽然以超过3万死亡人数成为欧洲国家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仅次于英国),民间仍然没有大规模问责中共的呼声,意大利政府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加入问责中共的G7国家。

意大利很可能还将付出更大代价。

  • 2. 问题是,意大利并非欧洲唯一的经济严重依赖中共的国家。

鉴于中共国貌似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庞大的市场潜力,作为欧洲火车头的德国和英国、法国等国也对中共经济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依赖性。这些国家虽然在意识形态上比意大利更为谨慎,与中共保持了一定距离(比如没有加入中共的“一路一带”倡议),但都表现出不同程度地依赖与中共的经济合作来提振本国经济。

  • 3、殊不知,和中共极权保持密切关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正如从这次疫情所看到的,亲共的意大利成为了欧洲疫情最早爆发的国家。由于轻信中共大外宣早期对疫情传染性和严重性的谎言和刻意误导,加上加入“一路一带”后中意两国之间密切的人员往来,单纯的意大利人在狡猾而致命的中共病毒面前毫不设防,对病毒的“木马”式入侵浑然不觉,甚至在已经进入病毒全面爆发的潜伏期,对米兰市中心大教堂广场求拥抱的中共国女子自杀式扩散病毒的行为也没有必要的警惕,招致中共病毒在亚平宁半岛裂变式的传播,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酿成了无可挽回的生命和经济损失。到目前位置,意大利确诊人数约22万,死亡人数超过3万,成为欧洲损失最为惨重的国家之一。并且,作为欧洲的旅游胜地,意大利又在客观上助长了中共病毒在整个欧洲乃至全球的蔓延。

但是,包括意大利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没能看清的是,与中共媾和并不能带来它们希望的合作共赢。中共的邪恶用心远远超出了欧洲傻白甜的想象,坐等中共做大以后,必然以违背市场规则的举国体制和低成本倾销手段将这些国家的支柱产业逐一击垮——毕竟世界上没有任何的民主国家利伯维尔场的企业可以跟拥有14亿人口的专制国家的血汗工厂拼成本!这正中共国加入WTO以来一直在发生的事情。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经济发展困难,但依赖中共的输血,无疑是饮鸠止渴。意大利不幸沦为了亲共的反面典型,他们对中共的邪恶和灾难性后果一无所知,对中共泯灭人性的程度缺乏了解,沦为中共的经济奴隶,甘愿成为中共入侵欧洲的木马。

欧洲国家要引以为鉴。

  • 4、三管齐下的中共“木马”,危害无穷。

中共祸害世界,依靠的是其三管齐下的手段。

第一招是运用经济“胡萝卜”。

以拥有14亿人口的中共国市场,诱惑西方进行经济贸易和科技文化交往。本来,平等互惠的经贸关系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基石,无可厚非,但中共以大市场为诱饵,夹带私货,提出许多附加要求,如完全违背WTO市场准则的“以市场换技术”的策略,强制要求西方公司用转让关键技术来换取中共国市场的准入。包括德国的默克尔,日本的安倍和加拿大的特鲁多等西方首脑,或出于执政压力,或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或迫于中共的淫威,很多时候都选择放弃原则,与中共勾兑妥协,忽视这种行为对国家安全和人类社会带来的致命危险。

中共第二招是其强大的舆论宣传机器,为中共及其代言人唱赞歌,并打击抹黑竞争对手。

中共有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外宣网络,非常善于宣传和伪装,以孔子学院为纽带,以文化交流为幌子,以双边经贸为诱饵,以其遍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华侨协会、同乡会等组织为据点,在中宣部和中共驻外大使馆的统一领导和部署下,利用官媒、海外亲共媒体和众多自媒体开展大规模的亲共洗脑宣传和经济政治文化渗透,可以混淆视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足以让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也自叹不如。意大利全国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仍然顽冥不化就是一个例子。

中共“木马”的第三招是威逼利诱,这也是最有威力的一招。

首先使用的是利诱,表现为以“蓝金黄”为手段拉拢各国政要、行业精英和大集团家族成为代言人和利益共同体。具体而言,对想要发财的财团家族给予足够的垄断挣钱机会,对想出名的行业精英给予想要的任何名誉,对于想要谋取执政权力的帮助篡权夺位,对于想要续命的年老体衰者安排到中共国活体器官移植。一句话,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只要你成为中共的利益代言人。就这样,中共正在一步步蚕食自由民主世界的价值观,把整个世界变成和中共国一样的“丛林社会”,从而实现其以黑暗势力统治世界的邪恶梦想。

对于那些不与中共同流合污的正义之士,中共则选择威逼、抹黑和打压,甚至不择手段地横加迫害。今年2月份捷克前议长的去世就是一个明证。因为坚持访问台湾,不愿与中共同流合污,捷克前议长库贝拉在遭到来自中共的持续施压后不幸去世。库贝拉的遗孀和女儿在捷克公共电视台的采访中指控捷克总统泽曼与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向其施压,是导致库贝拉猝逝的主因。

中共“木马”蓝金黄的腐蚀能力之强,连美国这个对意识形态非常警惕的国家也防不胜防。民主党很多要员及精英家族都被中共的“蓝金黄”手段拉拢收买,如总统候选人拜登、微软前总裁比尔盖茨等,甘愿牺牲美国国家利益,为中共站台代言。中共大外宣在美国的工作人员和亲共反美媒体不计其数,其对中共病毒歪曲事实的宣传已经成功地在美国大众中造成混淆,而其反对川普总统、干扰美国选举的宣传也起到了割裂分化美国社会的作用。中共抛出经济合作的胡萝卜,连老辣的川普总统也被中共的贸易谈判缓兵之计所诱惑,被中共的疫情虚假信息所误导,导致美国在这次疫情中损失惨重,十几年持续高速增长的经济发展势头戛然而止,直接影响了政绩和连任前景,其他国家不可不从中汲取教训。

  • 5、幸好,世界上还有警醒的国家。比如瑞典。

2005年,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开设了第一所孔子学院,使瑞典成为了欧洲第一个开设孔子学院的国家,并逐步开设了另外4家。那时,他们天真地相信中共此举只是为了推广中文和传播文化,促进中瑞两国的文化交流和友谊。十几年来,随着两国交流的深入,瑞典政府和民众逐渐认识到,这些孔子学院不过是中共的宣传和渗透工具而已。而中共国黑暗的政治,对人权赤裸裸的践踏,以及破坏市场规则的做法,更是对瑞典本国的价值观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2019年11月,中共跨境逮捕了瑞典国籍的香港书商桂民海,并炮制了其主动放弃瑞典籍的震惊世界的政治迫害事件,以便在中共国内对其审判定罪,国际社会为之瞠目。该事件成为两国关系恶化的导火线,瑞典政府向北京提出严重抗议,并授予桂民海2019年图霍夫斯基奖(该奖颁发给遭受迫害的作家和出版商),中国随后对瑞典实施了贸易制裁。瑞典不屈服北京的淫威,接连关闭了境内所有孔子学院,并宣布多座城市相继解除与中国城市的友好城市关系,在世人面前体现出了对原则的坚守,赢得了自由世界的尊重。

  • 比如波兰

波兰在二战后深受共产之祸,一直对极权中共的渗透保持了高度的警惕。2016年5月正式生效的“去除共产主义法案”,2017年重新修正新法,规定全部推倒和清除象征共产主义的各种塑像和碑匾,严禁宣传共产主义和其它专制制度。今年5月,波兰当局再次推动修改刑法,全面禁止以任何形式传播共产主义,大力消除共产主义残余的影响。

  • 比如澳大利亚

澳洲是资源型大国,铁矿石和农产品等出口以及旅游业是国内经济发展的支柱。近日,中共方面传出5月底开始要对澳洲出口到中共的大麦征收73.6%的倾销税和6.9%的补贴税,因为澳洲政府不愿屈从中的威逼利诱,坚持要独立调查中共病毒的起源和传播方式,所以遭到中共赤裸裸的经济威胁。此前,中共已经威胁要限制国内赴澳洲留学和旅游,并已经宣布对四家澳大利亚屠宰企业实施进口禁令。这也是中共无视国际贸易规定、赤裸裸地进行经济威胁的最好证明。

  • 6、中共“木马”的实质和终极破解之道。

欧洲一些国家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除了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有忌惮中共“貌似强大”的因素。其实,中共国现在的真实情况又如何呢?

在经济上,中共由于多年来的弱民政策,以及放任房地产的畸形发展,民众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积累的财富已经被高房价搜刮贻尽,导致14亿人口的大国竟然长期内需不振,除了极少数富裕阶层,普通民众的购买力持续下降,对世界经济的推动作用实在不可高估。

此外,高房价导致全民脱实向虚,制造业投入不足,实业不兴,迭加高地租带来的生产要素全面飙升,早已出现不可逆转的产业外迁。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更促使产业链整体加速外迁,中共国的制造业大国地位已经不保,失业问题加剧,从中共近年来密集出台的力保就业的政策和档可见一斑。

本次中共病毒不但戕害全球,对本国经济也造成致命打击,直接使外贸订单消失,加速产业外迁,导致外汇几近断流,并出现大面积失业。国内财政坍塌的连锁反应,产生天量赤字,中共只好依靠无节制印钞,并加速推行电子货币来填补窟窿,必然引发恶性通胀,底层民众的生存危机浮现,迭加全球恶劣气候和虫灾影响,粮食危机日渐浮现,国内矛盾呈激化态势。

中共的外部环境也岌岌可危。在金融上,美国一边以美联储无限发行美元支持发达国家联盟以美债抵押获取美元流动性来自救经济,一边切断中概股在美国上市骗钱输血中共的管道。政治上与台湾强化战略结盟,支持香港正义民主运动,出台一系列法案惩治中共在香港镇压的暴行,并即将取消香港自由贸易区待遇,切断外资进入中共国的管道。由于中共制毒放毒,戕害世界,并拒绝国际社会的公开调查,以美国为首的十几个国家已经正式提出索赔,相信还要更多的国家加入,中共无以应对。可以预见,中共国内预计很快会爆发全面的社会矛盾,极有可能被迫重走计划经济的老路,自愿与西方世界隔绝,以保住中共邪恶政权。中共外储很快见底,“一路一带”变成一张空头支票。

试问,面对这样的“纸老虎”,西方国家采取绥靖妥协又能带来什么好处?

所以,对欧洲乃至整个西方民主世界而言,是时候放下一切幻想了,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看穿中共外强中干的原形,联合起来问责制裁中共的制毒放毒,直至消灭邪恶政权,才能让世界回归自由民主畅行的美好旧时光。

届时,建立了民主体制的中国才能融入世界的自由贸易体系,才能真正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给世界带来长治久安,繁荣昌盛。

天下苦共久矣!

愿世界早日觉醒,同仇敌忾,结成全球灭共统一战线,早日把外强中干的邪恶中共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还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愿那一天早日到来!

在中共国宣布向意大利发送医疗用品的几天后,中共官方媒体发布了意大利人在阳台上和街道上赞扬中共国歌的照片。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写道:“在罗马,随着中共国歌的演奏,一些意大利人在阳台上高呼:‘谢谢你,中共国!’邻居们都为之鼓掌”,这是他在错误地暗示是美国军方将Covid-19病毒带到了武汉,真是恬不知耻。

中共国扮演着救世主的角色,愿意赶往患病的意大利病人的床边。

现在,一项《金融时报》的调查显示,这些录像是北京中共病毒宣传中的一部分,并进一步由机器人生成了标签#ThanksChina(#感谢中共国)和#GoChina& Italy(#中共国意大利加油)。卡内基基金会的一份报告称意大利为“中共国宣传的目的地”。

一篇名为“为什么Covid-19流行病会如此政治化”中说到:“一些西方人开始对自由民主失去信心”,“一些(西方国家)在心理上变得软弱无力”。 该文发表在巴黎的中共大使馆网站上。

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的研究员安东尼·邦达兹告诉Politico(政治网):

“中共认为欧洲是西方的软肋。按照他们的逻辑,西方包括美国和欧洲盟友,美国出于结构和意识形态的原因将反对中共国,而他们的欧洲盟友在中共国和美国之间发生冲突时需要保持中立。”

川普总统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中将,在其新书《战场:捍卫自由世界的斗争》中说,中共领导人“相信他们有一个较短的战略机遇期,可以加强他们的统治,修改有利于他们的国际秩序”。

现在,意大利正成为“中共国进入欧洲的特洛伊木马”的风险很高。

法国一位主要官员皮埃尔·亨利·达根森在《费加罗报》上表示:“欧洲现已成为中美对抗的缓冲地带”。北京选择了意大利作为欧洲的软肋,并正在按照其既定的计划行动。

2019年4月,朱塞佩·孔特任总理的意大利政府,是习近平主席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第一个签署有关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谅解备忘录的七国集团国家。根据《经济学人》的分析,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可能会超过“马歇尔计划”,通过“马歇尔计划”,美国帮助欧洲复苏了战乱后的经济。

意大利有一个由 “五星运动” 政党领导的政府联盟,该政党极度亲共,其创始人贝贝·格里洛,经常出没于中共驻罗马大使馆。正如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所报导的那样,“在意大利,亲共的商业和政治游说一直在增加”。前总理马泰奥·伦兹已访问北京参加数次会议。

五年前,中共国化工集团收购了倍耐力,这家拥有143年历史的意大利公司,是世界第五大轮胎制造商。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KPMG),在倍耐力达成交易之前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共在意大利的并购交易在五年内总计达到100亿欧元(总投资额为130亿欧元)。意大利的对外销售中,三分之一是中共国人购买的。目标是将意大利变成“梦寐以求的中共资本在欧洲的最佳目的地”。

现在,中共国正试图控制欧洲南部的基础设施。中共国已经获得运营希腊最大海港,雅典比雷埃夫斯港口的许可证,北京计划将其变为欧洲最大的商业港口。然后,中共国开始计划在意大利的港口扩建,那里有四个主要港口也在等待中共投资。的里雅斯特北部港口的主席芝诺·达戈斯蒂诺说:“中共国正在扩张,因为它很强大”。

在致命的冠状病毒危机初期,意大利对中共国姑息养奸。

1月21日,意大利文化和旅游部长邀请中共代表团在圣塞西莉亚国家科学院举行音乐会,以庆祝“意大利—中共文化和旅游年”开幕。意大利负责发展的前副部长米歇尔·格拉西(Michele Geraci)在席间看着同事质疑说:“我们确定要这样做吗?”,“我们今天应该在这里吗?”几天后,在许多有中共制造业据点的佛罗伦萨和普拉托等意大利城市,市长和当地小区提倡“拥抱中共国人”来反对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

在罗马,意大利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参观了一所中共国学生比例很高的学校,以反对“歧视”。民主党领袖尼古拉·辛加雷蒂会见了中共驻罗马大使。同时,意大利电视台组织了中共产品的现场品尝会。那是意大利疫情初期的致命失误:抗击种族主义,而不是抗击病毒,后果是,仅仅几天后,国家就被病毒摧毁了。

中共国已经对意大利舆论成功洗脑。在4月17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有50%的意大利人视中共国为“朋友”(只有17%的意大利人视美国为“朋友”)。在中美争夺全球大国的竞争中,36%的意大利人认为应该与中共国结盟, 高于支持与美国结盟的30%。

意大利外交部长路易吉·迪·迈奥,于3月12日对一架飞机运送中共的医疗用品表示欢迎。“我们将记住那些在这个困难时期与我们紧密相连的人”。其实没必要,因为中共国会提醒他们。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意大利政府的顾问沃尔特·里查迪发推文说:“谢谢中共国!”。

我们现在知道,尽管中共政权就Covid-19的传染性误导了世界,但它囤积了大量医疗用品。正如德国《图片报》的编辑在给中共党魁习近平的信中写道:

“当您现在慷慨地向世界各地发送口罩时,我想您认为这是一种伟大的’友谊’。这不是友谊,我将它称为隐藏在微笑背后的帝国主义——一个特洛伊木马”。

没有一个意大利部长或官员指责过中共国掩盖了这次大流行或让证人“失踪”。

保罗·米埃利在意大利最大的报纸《 意大利晚邮报》的头版社论中写道:“多年来,西方国家首次联合要求中共国澄清Covid-19的诞生方式和传播方式。” 米埃利列举了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和德国。

“哪个国家不在问责之列?意大利,这是唯一一个对从中共寄来的五十万个(收费)口罩表现得受宠若惊的西方国家”。

世界闻名的意大利纺织业是中共全球化扩张的主要受害者之一,中共在全球化扩张采取了不诚实的经济倾销策略。中共国正在使意大利堕落为帮助其传播和执行宣传和权力意愿。正如意大利分析师弗朗切斯科·加莱蒂写道,意大利将成为“中共“魅力攻势”的目标,这是硬现金和“软实力”,金钱和影响力的结合”。他以中共国人民银行为例说:

“中共已稳步增持了众多意大利最大的股份公司超过2%的股份(意大利的披露门坎),包括意大利菲亚特克赖斯勒集团、意大利电信和意大利最大的保险公司忠利集团在内。”

中共国还投资了埃尼集团和国家电力公司等意大利战略能源实体以及意大利石油服务集团塞班。

这种经济渗透还将带来巨大的安全后果。在Covid-19流行的头几天,意大利被华为承诺为其电信系统投资30亿美元的诱惑所吸引,宣布它没有计划阻止中共电信公司在该国未来的5G网络中发挥作用。而美国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 P. Barr)将这个项目定义为“重大危险”。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说:“大流行的地缘政治影响可能很大。”

在中共的“抢购狂潮”中,“关键基础设施可能被卖光,一些盟友更容易受到伤害“。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也警告说,中共国将利用该病毒“以增进自身利益,并试图在联盟和欧洲播种分裂”。

意大利最容易受到中共的进攻。它是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国家之一,经济增长接近零。它也是欧洲最不稳定和最脆弱的政府之一,同时也是欧洲中共病毒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之一,意大利护士将抗击病毒比喻为“世界大战”。

意大利现在是欧洲的病人。由于中共病毒危机,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面临崩溃(-9.5%),其公共债务将激增到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60%,是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中共国北京知道这一点,并宣称“意大利存在许多经济问题,欧洲处于危机之中,“一带一路”倡议是唯一的全球主要投资计划”。

已故的历史学家沃尔特·拉克尔表示:“欧洲将成为全球化的暴发户的博物馆或文化游乐园,这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罗马急速地衰落可能意味着北京同样急速地崛起。这对西方是一个巨大的警示。

新闻来源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3528/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3528/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