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老大哥《1984》!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qc0nSH0KtzJEu/

作者: 马西莫-伊洛维涅 (Massimo Introvigne) 05/11/2020

翻译/简评:johnwallis

校閱:Julia Win

PR:海阔天空

简评:

本文讲述了凯-斯特里特马特(Kai Strittmatter)所写的《我们被和谐了:中共国监控下的生活》的书,书中描述了中共如何监控整个世界的梦想;在习近平执政期间,维稳预算超过了国防预算。在反腐运动下,中共建立了一个针对党内干部的监视和恐怖制度,大外宣让大部分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最终相信最荒谬的假新闻。中共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尤其是人脸识别,识别跟踪着国内的民众和入境的外籍人士,通过大数据跟踪居民的行踪等,对大众使用社会信用等级划分来影响和操控着民众的生活。此外,对于其他国家人民,中共有着监控其他国家人民的野心和具体的行动。

原文:

病毒和中共国梦:中共想24小时不间断地监视所有公民—也包括你

当我们讨论数据、5G、和追踪应用的时候,凯-斯特里特马特(Kai Strittmatter)写的一本书,讲述了中共是如何将整个世界置于监控之下的梦想,这也许会有所帮助。

A timely book

一本及时的书

冠状病毒大流行,改变了国际上关于5G、APP追踪我们在哪、在做什么、西方公司在中国的数据存储等问题的对话。对于那些在民主国家做决策的人来说,阅读一本2018德文版,2019年英文版,是个不错的选择。该书由有丰富中共国经历的德国记者凯·斯特里特马特(Kai Strittmatter)所写。

这本书《我们被和谐了:中共国监控下的生活》(伦敦:老街出版社)可能会被一些读者嗤之以鼻,因为斯特里特马特公开展示了对西方党派的政治观点。他指责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和其他几位西方领导人利用技术传播假新闻,就像他们的中共国同行一样。显然,情况是不一样的。是的,有些政客在任何地方都会撒谎,但在美国或欧洲,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自由媒体,急于反驳当权者的任何言论。在中共国,反驳习近平的人要坐牢或 “被消失”。

然而,这本书很好的地介紹了中共國,以至于建议读者克服对美国政治或欧洲政治可能存在的分歧。斯特里特马特将习近平的中共国描述为极权主义的完美中共国。斯大林和毛泽东梦想着让他们的公民全天候地处于监视之下。他们并没有成功,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缺乏技术。习近平的机会 “要好得多”,他正在建立 “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完美的监控国家。最理想的情况是,一个你甚至看不到监控的状态。”

列宁主义的监视

就像最近其他学者的著作一样,《我们被和谐了》一开始就驳斥了习近平以中共国传统价值观为基础组织国家的观点。“这些规范和价值观不是’中共国式’的—它们是列宁主义专政的规范和价值观。” 说中共国人因为其民族和历史的特殊性而不能实现民主,这也是错误的。斯特里特马特建议那些在西方买账这种宣传的人,到台湾去看看,在那里他们会发现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共国民主国家。

那么,这本书介绍了一系列丰富的基本事实。中共国历史上第一次,在习近平执政期间,用于国内安全的预算超过了用于国防的预算。在反腐运动的旗帜下,习近平首先建立了一个针对党内干部的监视和恐怖制度:根据中共自己的统计,近年来有243名党内高官自杀。后来,这场运动扩大到了全体中共国人。习恢复了文革中的自我批评和被告人公开忏悔的做法,这次是通过网络和电视直播。对不愿意招供的人,通过 “电击、烫伤、虐待性器官、剥夺睡眠”等方式进行劝说。如果他们仍然反抗,宁愿接受审判,他们也要面对定罪率高达99.9%的法院。如果律师试图为他们认真辩护,律師也会被关进监狱,遭受酷刑。

大外宣

所有这些活动都是由大外宣支撑着,斯特里特马特报导说,有一定比例的人最终会相信最荒谬的假新闻。不仅习近平领导下的媒体失去了在他之前的小范围中立,中共还控制了电影、电子游戏和流行音乐。流行说唱歌手们不得不唱出 “我们都知道中共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它为人民的幸福而不懈努力 “这样的歌词。而一家领先的电子游戏公司不得不制作和推广一款名为 “优秀演讲:为习近平鼓掌 “的游戏。在这里,要想赢,就得比竞争对手更热烈地给领导人鼓掌。该公司称,在游戏发布后短短24小时内,玩家们已经给习近平鼓掌的次数超过10亿次。

习近平的前任们对互联网是恐惧的。斯特里特马特认为,习近平喜欢它。中共宣传中使用的一个头衔是 “互联网的智者”,2012年,他发起了 “夺回互联网的指挥权高地 “的运动,不仅在中共国,而且在国际上也是如此。一支由数百万名巨魔(在中国俗称 “五毛”,因为他们过去每在网络上发表一条评论就能得到5毛钱的报酬)组成的大军,进入社交媒体和其他网站,包括中共国官方禁止的网站,他们用各种语言传播习近平思想。仅以中文为例,据计算,”五毛 “一年内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超过4.48亿条亲中共的信息。鼓励中共国人使用微信进行私聊,但也被告知 “国家会看你的信息”,所以你最好小心点。

人工智能

习近平真正的 “中共国梦”,就是通过人工智能实现完美的控制。中共国的人脸识别系统在识别人脸方面已经比最聪明的人类还要厉害。在斯特里特马特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中共国已经拥有了15亿张人脸的数据库,不仅包括(几乎)所有的中共国公民,还包括 “每一个经过中共国边境的外国人。” 一旦进入数据库系统,该技术可以终身识别你,”口罩、帽子、太阳镜,即使整容都不是问题。”

在新疆和其他 “危险 “地区,大量的监控摄像头成倍增加,不断地对所有中共国公民进行拍照,并通过面部识别来识别他们的身份。他们的行踪会与信用卡和银行记录,”病历、外卖订单、快递配送、超市会员卡号、节育方法、宗教信仰、网上行为、航班和火车行程、GPS移动坐标和生物识别数据等进行相关联。” 2019年初,一位荷兰专家发现,关于新疆的数据在不经意间被放在云端,发现在24小时内收集了670万条关于250万维吾尔族人的信息。

矛盾的是,中共国人唯一的救赎方式就是腐败。中共收集了你的资料,但贪官为了钱,可能会把你的资料抹掉或篡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被迫害的宗教运动人士还能拿到护照,逃到国外去。

社会信用

中共国的这些数据为社会信用体系推波助澜,这是习近平特别引以为豪的创造。每个中共国公民成年后,从1000分开始,作为A级公民。分数超过1030分,就可以成为双A公民,甚至超过1050分就可以升为三A模范公民的。但也可以降级为B、C(849分以下)或D(599分以下)。 2016年的一项法律规定,C、D级公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B级)不能再乘飞机、不能坐高铁、不能上高速网络、不能进入最好的酒店和餐厅。2018年有1750万中国人因为社会信用度低,被拒绝乘坐飞机。虽然邻居们可能会因为B等级存在而被提醒,但C、D级公民的名字和照片却 “出现在城市和乡村的大屏幕上”,公开遭受羞辱。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共国的社会信用体系被西方一些人辩解为,中共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可以让企业界立即识别出那些有欺诈或不诚实行为记录的人,从而保证了一种需要的、稀缺的资源—信任。不过,斯特里特马特指出,最高扣分100分的规定,不仅适用于被判犯有严重罪行的人,也适用于参加 “非法宗教活动 “或以被认为不支持中共路线对台湾、香港、西藏、新疆发表评论的人。

从中共国到世界

习近平津津乐道的 “中共国梦 “并不限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永久监视。习近平的梦想是把监视扩大到全世界。

他从对手开始,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对手。斯特里特马特讲述了英国民权活动家本尼迪克特·罗杰斯是如何被监视的;他的朋友、邻居,甚至他在多塞特郡的母亲都被指认出来,并收到关于他的诽谤信。曾揭露联合阵线在国外的宣传活动的新西兰汉学家安妮-玛丽-布雷迪收到了死亡威胁。”她在基督城的房子和办公室多次被闯入,”还有人闯入她的车库,发现她的车被人破坏。

当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公司的一名高管在Instagram上贴出达赖喇嘛的精神思想,完全与中共国、西藏或政治无关的时候,他的身份立即被确定了。中共向其公司发出了暂停与中共国商业关系的威胁,公司不得不为其经理所谓的 “极端错误 “道歉。剑桥大学出版社和施普林格等出版商也接受撤回批评中共的文章,以免失去进入利益丰厚的中共国学术刊物市场。中共对亲中共的学者很慷慨,但对批评中共的学者则拒签。”对许多汉学家来说,这将意味着他们的职业生涯的结束。” 有孔子学院的国际大学,也煽动反对被认为是反共的学者。

Xi Jinping wants you

习近平需要你

然而,习近平并不乐于只在中共国以外的地方盯住对手。理想的情况是,他希望搜集所有人的资料。他向所有国家提供了 “中共国模式”,有两种不同的方式。第一,一些国家政府同意与中共国合作,实施类似的监控系统,甚至共享数据。斯特里特马特提到了俄罗斯(有趣的是,还有俄罗斯东正教),还有埃塞俄比亚。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津巴布韦。后者成为第一个在中共国存储所有公民数据的国家。其它国家被追捧。一位欧洲的外交官告诉斯特里特马特,”像匈牙利和希腊这样的国家,中共国现在几乎已经坐在欧盟的布鲁塞尔桌子周边了”—而这(我的评论,不是斯特里特马特的)是意大利签署 “一带一路 “协议之前,有强烈亲华观点的政客成为意大利政府的一部分。

第二种收集数据的方式是向大型私人公司提供在中共国的存储服务,并比其他地方便宜得多为说服力。有些人接受了。他们向非中共国客户保证,中方已经签署了协议,保证数据安全。不是说中共觉得有义务尊重自己的法律,斯特里特马特认为,这种情况下,2017年的一项法律强制所有在中共国运营的公司,如果被要求与情报部门和警方分享他们在那里保存的所有数据,他们就必须照办。

斯特里特马特的这本书是所有与中国打交道的人的必读书目,在COVID-19疫情期间的当前更是如此。疫情造成了收集地球上几乎每个人的数据的必要性:如果他们对病毒检测呈阳性,当局就想知道他们在前几天见过谁。中共国提供技术,华为提供5G网络来快速传输数据。这本书不仅证明了 “中共国模式 “是极权主义控制,而且还警告民主国家的政治家们,特别是在中共国技术的帮助下收集的数据,不会落。

原文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2595/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41197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2595/ […]

0
trackback
11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2595/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