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追究中共政权的责任,因为我们是亲华派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XYom35k9EjWuC/

作者:Benedict Rogers and Perseus 本尼迪克特-罗杰斯和珀尔修斯 2020年5月9日

消息来源:bright blue 《纯蓝》

翻译/简评:johnwallis

PR: TCC

简评:“中共并不代表中国,更不代表中国人民”,这句话在本文中得到了阐述;作者尼迪克特-罗杰斯, 《香港观察 》创始人和主席,也是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在国际人权组织CSW工作。另一名作者为香港市民珀尔修斯(化名),一名自由职业摄影师,也是一名在人权和公法领域执业律师,他们深刻地向英文世界传达了这个观点,同样地,对中共的批评,也并不是批评中国和中国人民,相反批评中共的人,是对这政权的专制与邪恶。

在这次ccp 病毒全球大爆发过程中,正是由于中共的瞒报,谎报,推迟报道造成的,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这并不是中国人的错,错在极权统治的中共。中共这一70年的政权,在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就是一小片度,单从时间长度上,它也无法代替中国(人),更何况本质上还是不同的概念;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参与政治是为了促进善,那样人们对中共的批评,也就是对中国(人)的善;最后作者引用1974年邓小平在联合国发表的讲话:”如果有一天,中共国改变了面貌,变成一个超级大国,如果还要在世界上扮演暴君的角色,处处都受制于她的欺凌、侵略和剥削,世界人民就应该认清它的社会帝国主义,揭露它,反对它,与中国人民一起努力推翻它”。基于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厚爱,這些发言都是在辨认、揭露和反对中共的社会主义强权政策。

感谢本文的作者,再次向西方世界传达“中共并不等于中国,也不等于中国人”这一爆料革命中反复提到的概念,海外华人将因此得福,不至于再次发生极端的排华事件。任何把中共,中共病毒与中国/中国人挂钩的,尤其懂中文的人,其心可诛。

我们应该追究中共政权的责任,因为我们是亲华派

随着COVID-19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政治上的指责游戏已经拉开了序幕,并且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美国总统川普及其官员曾将COVID-19称为 “中国病毒”,又称 “武汉病毒”,白宫与世界卫生组织之间出现了一场外交口水战。 英国政府似乎已经表示,”中共国面临’清算'”,因为他们对COVID-19处理,掩盖了疫情爆发的开始阶段。最近,英国保守党的资深议员成立了一个中国研究小组,由图根哈特议员领导,他解释说,该小组的成立是为了 “促进对中共国的经济野心和全球角色的 “辩论和新思考”,他补充说道,该小组并不会 “反华”。

越来越多的评论呼吁中共应为掩盖和延迟回应疫情承担责任,许多人认为,如果中共在2020年1月中旬至1月底中共国春节期间大规模流动前就采取行动, covid-19疫情的影响將比現在小得多。

除了任何关于中共让COVID-19成为全球大流行病中扮演的角色指控,我们这些从事人权领域工作的人更应该警惕中共对西藏人、维吾尔族人、支持民主的香港人,以及任何反对政权的言论或使得中共官员难堪的人,都有很多侵犯人权的事件。但是,应该记住,中共不等于中国或中国人,对中共的批评决不应该被误认为是对中国或中国人的批评。因此,我们坚决地站在一起说,我们都是亲華派,都是爱中国和中国人民。

中共国大使刘晓明最近在《金融时报》上写道,”那些企图污蔑中国的人,应该向中国人民道歉。” 中国据说有五千年的历史,虽然最早的文字记载认为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1250年的商朝时期。相比之下,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只能追溯到1921年,而中共从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才控制了中国大陆。中共统治中国70年,到目前为止,中共统治中国70年的历史不过是中国漫长历史中的一小部分。

中共的宣传机器经常在国家控制的媒体上发表各种言论,说爱国就必须爱中共。然而,任何对中共及其政策的批评,实际上,都不是对中国及中国人的批评,就像对皇室和王室、唐宁街10号和执政党的批评,并不是对整个英国及其英国人的批评。最近我们之一与在中共国的一位媒体编辑交谈时,这样一个问题被提出:”就你个人看来,你需要爱中共才能爱中国吗?” 小编回答:”不是的,但这里的人就是这样被教育的,以便提高政府的执政。”

亚里士多德在《尼科玛奇伦理学》中,将政治学描述为研究 “善和正义的行为”,而什么是美好、善、正义的行为,将會受到 “观点的多样性和波动性 “的影响。参与政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促进善(亚里士多德.EN I.3)。我们参与任何批评中共的政治对话,其目的纯粹是为了促进我们认为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 “美好的、正义的行动”。孙中山先生在1911年反对当时的中国政府,推翻了清朝,甚至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尊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序言中,也提到了他的名字。

虽然我们认为必须追究中共的责任,特别是那些导致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我们也应该记住,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民是同谋。事实上,中国人民才是该政权非人道的主要受害者。不幸的是,中共的宣传机器让很多人无法了解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相。世界著名的异见艺术家巴迪奥古并不知道天安门大屠杀,直到他和大学时的朋友们看到下载的一部被隐藏的纪录片时,他才知道真相。

1974年4月10日,邓小平在联合国发表讲话。在演讲的最后,他说:”如果有一天,中国改变了它的面貌,变成一个超级大国,如果它还要在世界上扮演暴君的角色,处处都受制于它的欺凌、侵略和剥削時,世界人民就应该认清它的社会帝国主义,揭露它,反对它,与中国人民一起努力推翻它”。我们发言是因为,正如邓小平所说的那样,我们正在辨认、揭露和反对中共的社会主义强权政策。 我们之所以敢于发声,是因为我们渴望与非正义作斗争,因为我们热爱中国和中国人民。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