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职场的畸形果实—职称

作者:文小明

职称的目的,原意是想像游戏里的打怪升级,让你在一步一个台阶,获得成就感之后,能积极从教、安心从教,为自己的事业奉献一辈子。

这个经,在初期的时候,怎么看都是好经,但在念的过程中,是个职员,都知道里面出了大问题。

大问题的源头是:职称名额少,评比过程不公开透明,职称还与工资待遇挂钩。

因为名额少,比如很多学校,一百多个老师,一级名额一年只有1-2个,高级名额可能几年1个,让几十个老师要排着队去抢。因为谁上、谁不上由学校定,有些学校有严格的考评制度,还要好些,但是有些学校就全凭了校领导的好恶。结果就会出现,学校领导先上、上完了拍领导马屁的再上、拍马屁的上完了才是勤勤恳恳的一线老师上的不公平现象。老师都不去好好上课,而是都去爬了校长、主任的床,给领导送礼行贿,让这些充满荣誉感和成就感的职称沾满了腥臊、铜臭之气。本来很好的一套好制度,很容易会变成“教育腐败”的好工具。

又因为职称与工资待遇挂钩。于是,职称在很多时候,已经超越了勤勤恳恳工作、安安心心上课,成为了职员们的终极追求。很多为了评职称,去抄论文;为了评职称,去参加各种活动;为了评职称,去巴结各种专家、领导为了评职称,花好几万,甚至十几万几十万去买论文发表,以获得职称;最后,这些人可能什么样的高职称都评到了,但是作为一名公仆人员,他最基本的“道德责任心”却丢了。

而评好职称之后呢?很多人又把职称线变成了提早退休线。

你就去看那些没有评好职称的人,为了评职称,打了鸡血一样的努力,工作里什么样的脏活累活、什么样的心酸委屈,全都一肩扛下,俨然一副小超人的样子;但是等评好职称之后呢?他立马就蔫了,就更愿意退居二线,干点儿图书管理员、实验管理员之类的闲活了。

这里,我没有鄙视高职称的老师的意思,只是谈这么样一种奇怪的现象。

我是一直认为,评了职称,一个人因此懈怠了,这不是个人的品质问题,而是我们的职称制度本身的问题。因为评职过度消耗了我们老师的精力、心力,这才在评完职之后,产生了报复性的懈怠行为。

1、职称与待遇挂钩,成为某些特殊后门人群获取利益的合法渠道。

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做不到适当照顾工龄,让人安心从教;也不能根据劳动量,做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更多的后门人群通过职称“一评定身价”的形式来得获取终身利益,不科学、不合理,对于基层职员工作积极性的促进,显然没有任何的促进和持久性。

2、职称与名额挂钩,成为后门人群的一种追求。

与待遇挂钩后,职称也与名额挂钩,这让其他真正的有理想、有追求的基层职员,都失去了拥有平等地去追求职称的权利。

我上一篇文章中写到,一名老教师,辛辛苦苦奋战在一线课堂30年,因为不希望溜须拍马,就因为失去名额而失去职称晋级的机会,临到退休了还是初级教师。上级给他颁发荣誉证书,却让他在乡村小学奉献了整个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3、职称与各种非教学相关的内容也可以挂钩,成为实践工作的巨大漏洞。

还拿教育做例,一线教育,精于理论研究,这是好事。但是一线教师,安于课堂实践,我认为也绝不是什么坏事。

培养一万个只会写论文的理论老师,我认为,远不如培养5千个安于一线教书的实践老师。尤其是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说白了,更多的是体力活。

这就像种地,文弱书生为了种地,搞搞科研,可能很有价值。但如果农村里全是文弱书生,连个拿锄头的都没有,地迟早也是要荒的。

所以,在职称评审上,我们希望基层人员写点儿论文,是好事。但是逼所有基层员工写论文,就无异于赶鸭子上架,就是坏事了。很多鸭子上不了架,它就会想很多歪门邪道。于是,买论文的、代笔的、抄袭的,在整个国家的队伍里,现在已经比比皆是。

我想起某个将军在某次酒会后感慨,看见少将的军衔都被这样的人占据了,突然觉得身上的军装和勋章突然变成了嘲讽的标志,恨不得立刻马上脱了这身军装。悲哀!

我自己工作这么多年,深知职称里面存在的问题。有时自己也是不得不随波逐流,也深感无奈。也深深的知道这是CCP这个畸形的体制下结出来的畸形果实,可笑的是,很多人却为了摘到这个畸形的果实奉献了自己的身体、自由、良知。所以只有在没有CCP的自由、民主、法制的社会,一切都会朝着公开、透明的方向发展,那么,我们工作体系里的这些看得到的阴暗点,才能全部都能给它除掉!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ython
1 年 之前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愚忠!

0
V在途中
1 年 之前

这个畸形邪恶的体制下结出来的畸形果实,许多人悲哀得奉献了自己的身体、自由、良知。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