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奔涌吧!灭共第一浪!

可能很多人都已经看过,5月4日那天,央视跟bilibili合作,搞了个叫《后浪》的演讲。因为有B站参与,八方知名UP主便有幸——他们自认为——获得卖力的资格。至于对广大年轻观众会产生什麽影响,那不是该考虑的事,只要能跟中央,跟官方搭上关係,就能一举奠定更加出名的根基。因此,为短片的混剪奉上素材才是当务之急。老实说,我只是个屌丝,并且看问题也很不积极,好在已年逾不惑,有些事一旦看明白,就觉得很没意思。

一部近四分钟的短片,演讲者那因年龄和世俗赋予他的老沉持重,混合中共不断叮嘱要展现出的慷慨激昂,一隻盛满新鲜鸡血的精緻大碗端上檯面,呈现在热情单纯的年轻人面前。对我个人而言,这一画面既视感十足,顿时让我想起了我们遥远的过去。在那时,皇子谋逆一旦败露,帝王往往也会派人端来一隻碗,只不过盛的不是鸡血,而是羊肉汤猪骨汤什麽的。但这是在外人看来,只有帝王和皇子才最清楚,那是一碗鸩毒。

如果我说《后浪》裡有毒,恐怕不等中共动手,众UP主的唾沫都能把我淹死。不过我也能理解,毕竟除死亡本身,最为人所恐惧的,该当是自身已凝固的价值观被彻底颠覆。因此,面对无形中已全然接受的错误认知,我并不奢望每个人都拥有敢于否定自己的勇气。并且我也相信,一旦面对无数残忍的真相,即便有勇气,也会在勇气之后因创伤而迷失。不觉得疼痛,是因为不知有伤,后来知道了,却对未来彻底绝望。

在这条道上,海明威曾是过来人,一本《太阳照常升起》堪称迷失的最佳注脚。有点不同的是,当年那一代的迷失,归根结底是起于对人类战争的重新认识,而正等待著我们的那份迷失,理由却是因上当受骗随时会死在自己主子手上。“六四”之雷被中共埋了三十年。三十年,中共飘在鲜花密布的雷区上空,左手高举国旗,藏在背后的右手捏著刀柄,不断号召脚下的年轻人前进!前进!于是迎著学费、996、婚姻、房贷车贷、苛捐杂税的枪林弹雨,无数青年边匍匐前进,边扯红脖子上的青筋,不住地高喊祖国万岁!

如此阵仗虽不比当年战场上的血肉模糊,尸体横陈,可论其滑稽程度,相信早已远超当年的架势。想返校好好学习?对不起,一场病毒下来,宿舍变成了方舱,贵重物品不翼而飞的同时,课本行李扔得遍地都是;想玩玩游戏呢?也对不起,别说《如龙》和《战地4》,就连和谐有爱的《动物森友会》都被禁。对不公稍稍有牢骚,新浪知乎账号就保不住;敢公然反抗的,一百人就叫你消失,一百万人则不惜葬花的代价,再次启动雷区重演“六四”。在年轻人身上,中共犯下的罪罄竹难书,面对这样一个主子,你说它的《后浪》有没有毒?

中共的字典裡没有有趣,只有有意义。至于什麽才算有意义,全得依党的号召来定。我已年逾不惑,毫不谦虚的说,中共衡量“有意义”的标准我看得很清。简单概括有两条,第一条叫仇恨,目前看,这条成效已远超中共的预期,否则一边用苹果看好莱坞和HBO的剧,一边肆无忌惮唾骂美帝的怪象你就不能解释。

另一条叫恐惧,出于对民众的恐惧,中共一定会控制民众,让他们贫穷而不得閒暇。古代帝王靠的是大兴土木,中共的绝技当属蛊惑人心。经历了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人们饿著肚子,不是用锅片子炼钢,就是互相批斗,上山下乡。转眼七十年,作为恐惧的一体两面,年轻人也好,中年人也罢,中共脚下的民众早已被恐惧慑得服服帖帖。毒奶粉毒疫苗得忍著,P2P爆雷得忍著,物价上涨继续忍著,油价不降反升?笑话!连冠状病毒都能忍,区区油价算个啥?

今天回想起来,如果没有爆料革命,恐怕这恐惧的皮球,将再也没机会一脚踢回给中共。全世界和爆料革命,只要美国一出手,定会形成内外夹击,叫中共立马隔儿屁。中共的结局如何,中共自己也看得一清二楚,不然它就不会拼命躲在十四亿民众背后,发疯叫嚣著要用兵马俑干倒自由女神。

在中共的《后浪》短片中,演讲者提到要把民族的变成世界的。记得有种说法叫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假如此话当真,那兵马俑就该是世界的。听起来似乎没问题,可再仔细一想,倘若把工艺技术和美感,以及时间赋予它的历史意义等文化成分剥离开,想必兵马俑就只剩是专制集权的象徵。试问这时它还是世界的吗?我说不是,所以我猫在Gnews写东西,而中共说是,因此一切中华文化全被它砸毁,最后只捧著个乌托邦的象徵,向全世界进军。

当然,我不否认民族的可以是世界的,但前提得撇开阻碍文化的一切象徵。年轻人的确可以是后浪,但要说后浪就该被前浪麻痺和统御,我看还不如做前浪。不禁要做前浪,还要学习香港青年,堂堂正正做第一浪!在爆料革命的影响下,全球灭共势不可挡。年轻人们想要有未来,只能做第一浪,否则年轻时浪再大,不再年轻时只剩一个泡,直到死去后连泡都不剩。因此我也要跟年轻人一道,像水冰月那样坚定地立誓:我要代表自己,消灭中共!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5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