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联盟关于中共蝙蝠病毒研究项目泄密文件中的几个关键发现

据零对冲(Zero Hedge)报道,一份泄露出来的由西方情报机构汇总的文件显示,在中共冠状病毒刚开始爆发的关键期,中共故意压制真相,销毁证据。该文件提到中国研究人员一直在实验并制造致命的冠状病毒。下面是从这份五眼联盟汇总的15页报告中得到的几个关键信息:

掩盖真相

    这份档案的其中一个关键主题是由于CCP对给公众预警的医生禁言并让他们消失,他们的过失和谎言使整个世界处于危险中。

  • 针对这种新型病毒勇敢发声的医生被关押并受到谴责。伴随着武汉警察要求“所有人禁止编造谣言,传播谣言,相信谣言”的呼吁,对这八个医生的关押在中共主流媒体引起轰动。
  • 1月2号,《环球时报》发推说,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警察逮捕了8个人,因为他们传播不明肺炎在当地爆发的谣言。他们之前在网上称这种病毒是SARS。” 中共这种行为致其它想要揭发真相的医生不敢出来发声。——《每日电讯报》

而且,中共故意销毁证据,并拒绝提供活体样本给国际上的科学家以便研发疫苗。

《周六电讯报》得到的这份档案显示了中共“压制言论, 销毁证据”,并指出“基因组学实验室的病毒样本被下令销毁,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大规模消杀,基因序列不公布于世,上海实验室因“重修”关门,受中共科学技术部审查的学术论文和关于无症状感染者的数据被要求保密。——《每日电讯报》

中共致命的否认

    该文件抨击了中共在冠状病毒上一贯的谎言。指出“尽管在12月早期已经有人传人的证据,中共当局一直否认。直到1月20号才承认人传人。并补充说“世界卫生组织也是这样说的。” 然而台湾的官员早在12月31号就提出了可能会人传人,香港的专家1月4号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中共在国内已颁布旅行禁令,反而责备准备采取类似措施的其它国家

    文件显示,疫情爆发后,1月23号政府封城前,数以百万计的人逃离了武汉。整个2月成千上万的人飞到了海外,中共却施压美国、意大利、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邻国以及其它国家不要采取旅行禁令,尽管他们自己已经在国内实施了严格的旅行禁令。

   该文件还指出,中共成功的施压欧盟,打击对于中共国的虚假信息言论。中共还对澳大利亚要求继续调查毒源施加威胁。因为澳大利亚一直要求对病毒大流行开展独立调查。为此,中共威胁要终止同澳洲的贸易。针对美国要求中共在冠状病毒增加透明度的要求,中共的反应也是异常愤怒。

病毒是人工编辑的吗?

    该文件对于中共冠状病毒是否是来源于自然界还是人工编辑没有明确结论,但是它包含了一份来自华南理工大学2月6号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称,“这个致命的冠状病毒很可能来源于武汉的实验室。”这份报告后来被撤回,因为主要作者说没有直接的证据来支撑这个论断。但是 3月5日,学者黄岩忠说,目前还没有科学家确认或者驳斥这篇报道的论断。

    尽管如此,《每日电讯报》指出,目前美国官方认为中共冠状病毒不是人工改造的,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者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泄漏出来的,距离早期发现感染者的华南海鲜市场大概900英尺。美国国家执行情报总监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说,情报界认同科学界的共识,即冠状病毒不是人工合成或通过基因编辑而成的。他还补充说,情报界会继续严格调查得到的信息和情报,以判定该病毒是由于直接接触感染的动物还是由于武汉病毒实验室意外泄漏所致。

中共国从事“有风险的蝙蝠研究”并制造致命的病毒

    虽然国际科学界一致认为中共冠状病毒不是人工编辑的,这份情报档案特别强调了科学家石正丽和她的同事周鹏所从事的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他们修改蝙蝠冠状病毒以测试该病毒对其它物种的传染能力。零对冲(Zero Hedge)在1月份已经强调了这点。石正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她2006年曾在澳大利亚工作过。

  • 该档案提到2013年的一份研究报告,包括石正丽在内的一些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从云南一个山洞里采集到了马蹄蝙蝠的粪便样本,随后这个样本被发现含有同SARS-CoV-296.2%相似的病毒,这个病毒形成了中共新冠病毒。
  • 该研究报告还提到研究人员还人工合成了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以用来分析该冠状病毒是否可以从蝙蝠传染到其它哺乳动物。这意味他们已经部分修改了该病毒以测试它对其它物种是否有传染性。

    2015年11月,石正丽和她的团队同北卡罗琳娜大学一个共同研究结果表明,这个像SARS的冠状病毒可以直接从蝙蝠传染到人类,而且目前世界上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

    该份研究报告还有这段记录,“为研究该蝙蝠病毒对人类潜在的传染能力,我们制造了一个新的含有S蛋白的嵌合病毒,该S蛋白来自中国马蹄蝙蝠分离出来的RsSHCO14-CoV基因序列。”

    北卡罗琳娜大学教授,该份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拉尔夫·巴里奇(Ralph Baric)说,这个病毒超级致命,2002年治疗SARS的方案和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都无法有效控制这个病毒。

几年以后, 2019年3月,石正丽和她的团队,包括周鹏(曾在澳大利亚工作过5年)在医学杂志《病毒》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蝙蝠冠状病毒》的文章。 他们写道,“为了预测病毒热点和该病毒跨物种传染能力。研究中国蝙蝠冠状病毒,了解其引起另一个病毒爆发的潜在可能性非常紧急。”他们强调“将来像SARS或中东呼吸综合症的冠状病毒爆发很可能来自蝙蝠。而且有越来越大的可能会在中国爆发。”

    该文件显示石正丽对于冠状病毒的研究直到今天一直在继续,她对《美国科学》杂志说“蝙蝠冠状病毒将引起更多的病毒爆发,我们必须在他们找到我们前找到他们。”

石正丽和周鹏在澳大利亚的研究

    石正丽和周鹏都曾在澳大利亚动物健康研究室工作过3年,该实验室是有澳洲国家科学机构CSIRO运营的。2011年到2014年,石正丽曾安排抓捕野生蝙蝠并将它们从昆士兰运到维多利亚的实验室。在那里这些蝙蝠将被施以安乐死,被解剖以用来研究致命的病毒。

    美国自从病毒爆发后已经停止继续资助武汉病毒实验室。CSIRO拒绝告知他们是否还在同该实验室合作。

武汉病毒实验室工作人员消失

   《每日电讯报》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黄艳玲,传言称她是第一个被检查出感染该新型冠状病毒的“零号病人”。

  • 随后黄艳玲被报道已消失。她的介绍和照片也已从武汉病毒实验室网站删除。
  • 2月16号武汉实验室否认了黄艳玲是零号病人,并说她现在很好。但是从那以后没有任何关于黄艳玲生活的任何证据,这更增加了公众的疑虑。——《每日电讯报》

中共掩盖事实的几个关键日期

  • 2015年11月9日: 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了一篇文章,宣称他们从SARS-Cov分离并制造了一种新型病毒。
  • 2019年12月6日:和武汉海鲜市场有关的一个人在出现类似肺炎症状五天后,他的妻子被感染。这显示了这个病毒可以人传人。
  • 12月27日:已感染180人,中国卫生部门告知存在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且会导致一种新型疾病。
  • 12月26日至30日:武汉病人数据证实出现新型病毒。
  • 12月31日:武汉网络管理部门在社交媒体针对武汉出现不明肺炎进行言论审查。
  • 2020年1月1日:8名就冠状病毒提出警告的医生被关押,并且受到谴责。
  • 1月3日:中国最高卫生部门下达了一条封口令。
  • 1月5日至18日:武汉市卫健委停止发布最新感染数据。
  • 1月10日:中共官员王广发说疫情可控,大部分病人轻微症状。
  • 1月12日:上海张永振教授因第一个向世界公布该病毒的全部基因序列,其实验室被当局以重新休整为名关掉。
  • 1月14日:中共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私下警告同事,这个病毒很可能会发展成一个主要的公共健康事件。
  • 1月24日:中共官员阻止武汉病毒实验室同德克萨斯大学分享病毒样本。
  • 2月6日:中共网管收紧了社交媒体等平台的舆论管控。
  • 2月9日:公民记者、当地商人方斌被消失。
  • 4月17日:武汉延迟将死亡数字增加了1290人。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喜马拉雅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