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与萧条

【中英对照翻译】 https://spark.adobe.com/page/rA1558c2UhYLH/

作者:乔治·弗里德曼 / George Friedman

消息来源:Geopolitical Futures.com

翻译:wzhang

简评 / PR: Roberts

简评:

数百万人感染,十余万死亡,除了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中共病毒还将给人类社会造成多大的危害?疫苗依旧遥遥无期,也许在疫苗问世之前,全世界的经济活动都可能停滞不前。回顾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过后欧洲满目苍夷,战争夺走了大量青壮劳力的生命,世界格局因此改变,也为日后的大萧条埋下祸根。当下的危机与历史何其相似,虽然人员伤亡不及一战,但是全世界已经有超过十亿人口无法正常工作。几天前原油价格的崩塌宣告经济衰退已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不论我们是否会再次陷入大萧条,国际秩序的变革已经在所难免。

衰退与萧条

衰退是商业周期中的必要环节。其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剔除脆弱的企业并更加合理的重新分配资本和人力。作为健康经济体的一部分,衰退的过程周而复始,痛苦但是必须。大萧条不是经济事件,而是外力作用的结果,例如战争或疾病。

大萧条不是一个优胜略汰的过程,而是外部因素野蛮破坏下的附产品,它不光扰乱经济,还将大部分人性和礼仪一并摧毁。

因此,我们目前面对的是衰退还是大萧条?这不只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人类面临的最严峻考验。我们能从衰退中恢复;我们亦能从萧条中恢复,但这个过程更漫长更痛苦。

大萧条是由非经济因素造成的经济事件。因此,单纯的经济手段不足以估量萧条的严重性。大萧条在某种程度上摧毁一代人的希望和梦想,将原本触手可及的事物变得遥不可及,使原本成功的人们陷入窘境。与许多事物一样,大萧条的征兆往往在无法量化的时候就已经清晰可见。此外,假设一个经济体经历了30%的萎缩之后,4%的增长并不是胜利,而是开始复苏,爬出萧条深渊的信号。

美国从二战开始走出大萧条的阴影,这场始于战争而又止与战争的大萧条距离我们已经接近百年之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给大部分欧洲造成了大范围的萧条。凡尔赛条约对待德国尤其粗暴,但在不同层面给英国,俄国和波兰造成了严重伤害。四年近2000万人的死亡是造成这场萧条的主要原因,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人。四年之中的经济着重于制造武器和弹药。被炮火蹂躏后的士兵回到被炮火蹂躏后的故乡,面对的只有战争为主的工业计划和同胞的感激,他们并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未来。那些没有参战的人们的希望也破碎了。

经济学家喜欢强调1920年代经济增长的年份,但是零星的经济增长并不影响我对于大萧条的定义。“迷失”的一代通常指1920年代愤世嫉俗的知识分子,但是它更准确的描述了当时的士兵,他们梦想着拥有一间鞋店,却发现自己脚下的世界只有补鞋,没有买鞋。

这不是某个国家独有的现象,美国除外。美国人仅进行了一年的战斗,就回到了一个拥有能够生产战争引擎,和驾驭引擎的士兵以及出产任何食品的国家,大多数美国人的梦想没有熄灭。但是欧洲萧条的持续意味着美国无法恢复其作为出口国的角色。相反,廉价的欧洲商品侵蚀了美国市场。华盛顿随后对欧洲征收的关税改变了国际贸易的结构,同时给美国造成了损害。我无意对美国大萧条进行赘述。经历这场大萧条,视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希望,成为了这代人的众多特征之一。

大萧条也为政治所用。有些人在这样的时代过的不错并希望维持现状。有些富人和穷人意识不到萧条的来临。有些政治家援引过时的古老意识形态,假装知道该怎么做并且明白人们并不清楚他们一无所知。还有一些人,他们知道在危机中人们会团结在真正有能力的人周围。

列宁就是这些政客之一。俄国在战火摧残下体无完肤,在位者并不在乎,列宁却知道该做什么。他常说有失才有得。然而欲速则不达,他的所作所为只有失,鲜有得。但是这些与俄国没有太多关系。

德国,一个领袖脱颖而出,他意识到失业率才是问题根源所在,并将法西斯主义和替罪羊作为解药。他一边将经济国有化,一边在群众面前将犹太人树为仇寇。

这些是从大萧条中走出来的人。

成功者就像怪兽,普通人无法控制大萧条的冲击。罗斯福新政帮助了少数人但是无法改变现实。第二次世界大战提供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刺激方案。萧条造成的绝望让人们渴望一切,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希特勒和列宁是独特的领导者,罗斯福和其他欧洲领导则是另一类领导者。最终,找到解决方案的是军队而不是美联储。

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没有结束萧条,美国除外。欧洲再次陷入萧条,中国日本遭到毁灭。我小时候,“日本制造”是廉价劣质的代名词而被耻笑。美国为了扶持盟国对抗苏联而向日本提供援助并接受这些廉价商品。亚欧大陆的劳动力自此走上了被苏联压迫和被美国扶持的不同道路。萧条和战争再次并存。

冠状病毒与战争相似。国家无视后果的驱使着人民。大多数劳动者被迫无法工作。学校关闭。最重要的是,人们的恐惧。甚至病毒的起源问题也暗示着报复。我们的敌人是病毒造成的死亡。我们躲藏,我们掩护,在战争里,为了胜利不惜代价。

但是战争的胜利和抗击新冠病毒的胜利是非常不同的。这让我们不禁要问,这场战争中怎样才算胜利?病毒自然褪去或被疫苗打败?世界恢复原样?然而战争和大萧条让世界永远无法恢复如初。这是非常不同的,它以最温和的形式让幸存者改变他们的梦想,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仍然会有梦想。他们不必放弃梦想的权利。当下的问题是:

  • 第一,病毒是否会被打败或者自然褪去?如果它仍然存在,我们是否会接受这种新疾病的持久存在,还是会进行一场以未知方式改变世界的战争?
  • 第二,这会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大萧条一样吗?我们美国人不仅无法控制世界对我们的选择的反应,其他国家的决定也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我认为我们还没走到大萧条的地步。从数字上来看,大萧条的绝望尚未到来。但是在某些地区,大萧条已经虎视眈眈。对疫苗和重启经济的急迫需求反映出人们对不断接近的临界点的恐惧。但是,如我在书中所说,美国是拥有独一无二创造性的国家,当前的危机归根结底是一个科技难题。然而,我们应当以史为鉴。

当我们回首20世纪的前50年,经济成为了战争的囚徒。与当时的历史相反,定义事务的不再是经济理论,而是政治制度决定需要付出的代,就死亡而言,代价是巨大的。所有的问题之中,残酷的现实是,在不接受死亡的前提下解决问题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药物学家们能够快马加鞭。

原文链接

【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囍【喜马拉雅】

一切都已经开始🙏🏻🙏🏻🙏🏻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