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维权人士在警方对抗议活动调查中败诉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fdXvwkDyKYtsS/

作者:Kelly Ho凯莉·何

新闻来源: Hong Kong Free Press

翻译/简评:CharlesS

PR:Roberts

简评:

从去年反送中运动开始,曾经的那些美好词汇,什么“香港自由港”、“香港警察”都已经被CCP毒害污染成了魔鬼的代名词。香港即使没有送中法案,它目前的司法公正也早已不复存在。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其中一条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之前港府一直拿IPCC的调查作为不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借口之一,现在港高等法院也作出了类似裁决。我们来看看新闻中他们是如何学习中共套路的。

首先,看门狗(IPCC)的律师认为去年7月开展的是“研究学习”,而不是“司法调查”。——避重就轻,逃避关键。即使性质如此,作为专门机构,不去研究“7.21”、“8.11”、“8.31”、“新屋岭”等重大相关事件,另挑了两个事件日期;此外近一年,大量警暴滥权事件,据悉只有3件通过投诉警察科(CAPO)和关联IPCC的程法律序得到正面处理,可想而知它并无真正要调查警暴的意图。

其次,香港高等法院裁决称,没有任何依据限制为“只适用于消极和被动原则”。——混淆概念,颠倒黑白。这是CCP非常善用的一招。在现代民主法治社会,相对于公民权利“法无禁止即自由“,行政法的合法行政原则要求政府部门“法无授权即禁止”。而高等法院故意混淆了这一概念:对于IPCC授权内该做的事(调查警暴),應该积极主动地做,但参见下文论述,IPCC并没有履职。而法律没有授权的事情,比如这个搞“调研”,应当消极而被动,法无授权即禁止。作为行政部门,一举一动都是花纳税人的钱,应该为香港市民服务。

简而言之,授权内外两个方面IPCC都有过错,而香港高等法院用这等理由来洗地,可想而知香港公正的司法系统荡然无存。

再次,这种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套路就更不用说了。

中共治下,所有的法制体系都是笑话。

原文:

香港维权人士输掉了对警察看门狗(IPCC)调查处理抗议活动的法律裁决

高等法院驳回了维权人士、社工呂智恒提出的司法复核,他诉称,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IPCC)对警方处理大规模抗议活动进行调查是超出其权限的行动。

吕对看门狗(IPCC)去年7月宣布的的决定提出了质疑,该决定声称对自去年6月发生的公共秩序事件进行了“主动调查”,示威活动的发生是针对目前已陷入困境的“送中”引渡法案。

吕的律师辩称,负责审查投诉警察科(CAPO)工作的IPCC无权进行对自己的调查。 他补充说,IPCC的研究可能与警察内部投诉处理部门提交的报告相抵触,从而引发混乱和“程序公正”问题。

但是,IPCC的一位代表驳斥了吕的说法,称该研究不是一项司法调查,也不会就可报告的投诉得出任何结论。IPCC的律师补充说,该研究旨在提供动荡的“广阔景象”,这将有助于看门狗(IPCC)执行其职能。

高等法院周四裁定,IPCC进行的研究符合其权力。该裁决还指出,没有任何依据将监督机构的作用限制为“在履行其法定作用和职能时只适用于消极和被动原则”。

“我们想要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而不是IPCC所谓的‘事实调查’。我一定会坚持这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吕周三在判决前在Facebook上写道。

去年12月,一个国际专家小组辞去了IPCC顾问的职务,此前有泄漏的声明显示,他们认为看门狗(IPCC)没有能力进行适当的调查。

鉴于法律质疑,IPCC于1月份推迟了其报告的发布。《香港经济日报》援引不具名的消息报道,这份长达300页的研究报告(其中特别针对6月9日和7月1日发生的警察抗议者冲突),指出了警力中的“许多缺点”。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yzsd117
1 年 之前

祈祷所有的神保佑香港,我们心中的‘耶路撒冷”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