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看中共国荒唐的文字狱和网路审查制度

作者:北方以北

稍微读点中国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由于中国这种古老的专制传统,大概是世界上因言获罪、文字狱最多的国家,乃至于今天全世界最大的专制国家中共国其文字狱和网络审查言论的制度更是达到巅峰造极、举世无双的程度。毫不夸张的说,从中国古代的专制王朝到如今的中共国,都是一以贯之的,其本质都是为了专制者屁股下的那把椅子,为了权力,这也是中国为什么落后于西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们先来看看古代的专制者都是怎样钳制舆论,大搞文字狱的,在这里笔者举一些典型的例子。

例子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舆论钳制事件,讲的是西周晚期,周厉王为了自己的私欲,在国内大搞“专利之权”,意思凡是国内老百姓只要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甚至走路、说话都要交税,这点跟中共国如出一辙,只是盗国贼比周厉王要聪明的多,手段也更阴险。当时的周厉王的政府为了防止老百姓的反对,规定三五成群的不能在一起说话,逼得老百姓只能道路以目,用眼神交流,最后果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老百姓逼到忍无可忍,只能群起而攻之,把周厉王给赶走了

例子二:“崔杼弑君”,说的是春秋时代,齐国的大夫崔杼因为自己的妻子和当时的齐国国君齐庄公私通,借机杀死了齐庄公,当时记录这件事情的齐国史学家坚持用“崔杼弑君”来记载这件事情,崔杼听说后,连续杀了两个史学家,但齐国的史学家仍旧坚持原则,坚决用“崔杼弑君”在记录这件事情,等杀到第三个时,崔杼杀不动了,最后只能恨恨作罢。

从例子一和例子二,我们可以看出,先秦上古时代的中国人是非常有血性的,不管是西周的老百姓、还是齐国的史学家,甚至是齐国的大夫崔杼,都懂得反抗,崔杼的老婆被国君睡了,最后不惜把国君杀掉,来给自己报仇,虽然做法极端了点,但是反抗精神值得我们现在每一个中国人学习。我们在来反观一下今天的中共国,老百姓被中共盗国贼压迫、奴役、欺骗成这样,仍然普遍不懂得反抗,仍然心存侥幸,甚至有些人厚颜无耻到送儿送女给盗国贼们淫乱,比起中国上古时代的先民,实在让人汗颜。

例子三:“焚书坑术”这个大家都普遍知道,笔者这里就不讲了。

例子四:“指鹿为马”,这个同样也是。

例子五:“颜异死于腹诽”,说的是汉武帝的大臣颜异因为得罪了武帝,最后被汉武帝指使的亲信张汤,以“微反唇”将其处以死刑。原来,当时的颜异与同僚们交谈朝廷政令时,曾经嘴唇微微动过,张汤以此认为,颜异这是对朝政的不满,最后以此为借口,将颜异处死。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例子六:“乌台诗案”,说的是北宋神宗年间,苏轼的政敌在苏轼的诗中故意断章取义,找一些只言片语,“根到九泉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诬陷苏轼,说其藐视皇帝,称皇帝不是真龙天子,幸亏当时的宋神宗没有深究,此事才最后作罢,苏轼被贬黄州,写下那首流传千古的《赤壁怀古》和《赤壁赋》。

例子六:“朱棣诛杀方孝孺十族”,说的是朱棣通过靖难之役将自己的侄子明惠帝朱允炆赶下了台,当时的朱棣命令方孝孺起草即位诏书,方孝孺拒绝,最终被朱棣灭了十族(包括学生、朋友),可见其残忍程度,唯一可以媲美的就是今天的中共国。

例子七:“南山集案”,清康熙年间当时的文人戴名世因为私自撰写历史,后有人告密康熙皇帝,被康熙皇帝满门抄斩,被牵连者多达数百人。

例子八:“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说的是清雍正时期的一个大臣,在家无聊写了首诗,最后被人举报,说其污蔑大清朝皇帝不识字,没文化,雍正皇帝勃然大怒,最后将其处死。

例子九:“字典案”,说的乾隆年间,民间有个穷酸秀才,因为生计所迫,在家编了本字典,在该字典中没有避清朝皇帝的讳,直呼其名,最后也是被人举报,乾隆皇帝勃然大怒,本人飞来横祸,被乾隆皇帝灭族。

古代关于这方面的文字狱还有很多,基于篇幅原因,笔者只列举了一些典型的案例,从这些案例,我们可以看出,越是专制的王朝,其文字狱发生的概率越大,手段也是越来越残忍,先只是诛杀个人,后来专制者为了钳制言论,不惜灭族。

同样今天的中共国,也是有过之而不无不及,其手段更加的残忍和狡诈。在毛时代最典型的就是“反右运动毛当时故意提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让知识分子们提意见,结果后来大家都知道,毛说这是阳谋,故意引蛇出洞,最后这些被打倒的知识分子统一化成“右派”,重则被拉到“夹边沟集中营”,亲则发配边疆。至于还有什么遇罗克之类的那只是这些例子中的典型事例,当年不仅仅是知识分子不能批评中共,普遍老百姓更是如此,如果哪个敢发点牢骚,轻者关进劳改营,重则直接打成反革命枪毙掉,这样的事件,整个毛时代层出不穷。

到了改革开放后,最大的事件之一就是六四,无数的大学生和群众被中共盗国贼所杀,还有近年来对609律师的打压,像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举例都举不过来,特别是今天的网络时代,无数的网友被删帖,被“喝茶”。以前,看到网上一个帖子专门说共产党的网警是如何对付大陆网友的,以下是步骤。

第一步,通过中共的互联网敏感词,将网民的所谓“不当言论”屏蔽掉,特别是第一步,中共国手段之低劣,敏感词之多,可以说世界少有;第二步,如果该网民仍然继续发“不当言论”,就直接封号;第三步,在封号若干次后,该网民仍然不弃不饶,网警通知该网民所在户籍地的当地派出所,通过派出所直接打电话约谈该网民,让其“悔改”,并逼迫其签下“保证书”,这就是我们大陆网友所称的“喝茶”;第四步,在派出所屡次劝告无效后对该网民实行抓捕,看其言论的影响程度,利用中共国的口袋罪“煽动颠覆罪”和“扰乱社会治安”等,判处1~10年,甚至更长的监禁。

看到以上的步骤,相信长期战斗在中共国一线的异议人士,是深有体会的。几天前,笔者在Inty小哥的油管上看到一期采访91岁的冯国将老人的视频,其中谈到新加坡的社会秩序,冯国将老人说(大意),如果是言论自由社会秩序,两者选一,他会选社会秩序,理由是全世界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国家制度。

我的理由却恰恰相反,要说世界上最有社会秩序的国家,莫过于北朝鲜,但是北朝鲜的政治制度是什么样子,大家心理都非常清楚,个人认为,冯国将老人还是只看到事物的表面,一个国家,只有言论自由了,整个社会才可能真正得到健康的发展,国家的一些政治体制才可能得到很好的纠正,英美国家就是最好例子,要知道,英美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现在这样的文明,美国19世纪还有黑奴,这在今天人权至上的美国简直不敢想象,但是美国就是因为有言论自由,慢慢的对其社会制度加以纠正,甚至不惜打了一场内战,死了数十万人,才换来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言论自由,虽然短期内是可以维持社会秩序,甚至可以做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地步,在中国历史上,最典型的就是商鞅治理下的大秦国,后来商鞅被秦惠王派出的士兵追杀,当时的老百姓都不敢收留商鞅,并不是老百姓多么主动的守法,而是怕政府株连到自己,可以说这种所谓的秩序是民众被迫的,终究不能长久。如果一个国家长期没有言论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对国家的整个制度进行修正,那么这个国家迟早会像一匹脱缰的马一样,狂奔入一条不归路,所以我为什么说,中共国的文字狱和网路审查制度是非常荒唐的,理由在这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