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瘟疫把武汉变成了人间炼狱

作者:品行

瘟疫肆虐全球,特别是武汉人在这次灾难中受到的伤害,死亡恐惧是相当相当大的,有的是一家人一家都被瘟疫杀死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听郭先生的爆料,一个六岁的小孩用饼干维持着生命陪伴着死去几天的爷爷,这是什么样的世道啊,中共高层你们能看到你们做的孽有多深吗。这孩子在遭遇这种无助恐惧饥饿之中,他才六岁,幸好家里还有饼干吃,如果没有任何吃的会是什么样呢?

前几天读武汉导演常凯遗言也是让人痛哭不已,好友说:“常凯毕业于武汉大学,高大帅气,为人随和,很绅士,有品位。常凯本来在酒店预订了年夜饭,后来武汉出台政令,酒店年夜饭取消。常凯便亲自掌勺,给家人做了一顿大餐。常凯是一个孝子。

他写道:三十儿晚上,一家人欢聚一堂,温馨热闹。谁知第二天,噩梦开始。

大年初一,常凯父亲开始发烧,咳嗽,呼吸困难。常凯联系了多家医院,但都被告知“没有床位”。一家人多方求助,还是一床难求。

极度失望之下,只好让老人留在家里自救。期间社区曾找医生上门问诊,但父亲病情危重,回天乏术,1月27日,大年初三,老人离世。

常凯母亲当时也已经感染,2月4日被收治进武昌医院,只是在多重打击之下,身心疲惫,免疫力极差,于2月8日离世。

2月4日,常凯也出现了不适症状。母亲去世第二天,他住进了医院。短短5天后,可怕的病魔带走了他。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融。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至极,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

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一家被这邪恶生化瘟疫吞噬而亡,远在英国的孩子如何承受这天大的痛苦呢。

还有一位武汉同胞在自己治好回家后发现全集都已死去,自己无法面对,苟且在人世间,在楼顶用绳子挂住了脖子,追随家人去了。

昨天六岁孩子这一幕让人痛之外之后,网络上有一位大妈的视频让人更是无语,超越恐惧,在视频中她说:”亲眼看到人活着就给打包好,用了几次裹起送去火化,之前有一个小女孩就说她的爸爸,在病的后期,她永手去摸爸爸的小腿还是热的,她的父亲眼角流下泪来,妈妈也感染了站在旁边哭,她觉得爸爸还想和她说什么呢,只是可能已说不出话来了她喊医生,医生听到她说的话,大为惊骇她,并把她呵斥出去。

一件件一桩桩无不记录者中共的邪恶和这个被红魔附体的政府。为什么武汉会变成人间的炼狱呢,武汉病毒研究所因武汉肺炎一直陷在舆论的风暴眼中,其39岁所长王延轶及其院士丈夫舒红兵一直是舆论焦点。有爆料称,舒红兵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而上海帮间接掌控中共的军工生物武器地盘。

更有人认为这是毫无道德底线的中共江泽民集团为搅乱时局,想「翻盘」,而搞出的「病毒泄露事件」,也就是中共一直宣扬的「超限战」。

也有报道说常凯的父母都是武汉同济医院的教授。这里不多说什么。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一家人都走了,留下了一个孤单的孩子。还有什么比这惨痛的。无话可说。

这是江泽民、王岐山和武汉那些参与的高官等江家血债帮对人类犯下的滔天大罪,生化瘟疫和活摘器官都从武汉出发,他们高层的权斗也好,掩盖罪恶也好,他们的恶把武汉推到了人间炼狱。也在世界蔓延。

我知道在这个世间有的人牵扯到的人太多,涉及到的生命太多……不管他以前错过了多少次机会,但如果他最后终于做对了选择,那也有利于更多的生命能做出正确选择,走出绝境。就像《生命的选择题》中讲的那个故事:七十多年前的二战中那个寒冷的夜晚,艾森豪威尔威尔将军在事关生死的选择题中,做出了正确选择,不仅救了他自己,也救了跟随他的所有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5009/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