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同处危难,相煎何必?

2月19日,俄罗斯卫生部发布文件,确认新冠肺炎是重组的病毒。紧接着第二天,俄境对中国人就关闭了。与此同时,俄境内还传出诸多对中国人不利的消息。在应对中共病毒的问题上,俄国比其它国家反应都快,但这种快跟触电还不太一样。我现在想了想,发现触电纯属个人专利,不仅会条件反应,还知道下次得万分小心。可一上升到国家高度,反应变得迟钝不说,还老不长记性。在这方面,文明国家体现得尤甚。

有人认为民主必胜的说法很有问题,实际上好坏跟输赢是两码事。无论从结论还是思考方式上,我都赞同这种观点,只是该如何评判输赢,我认为还当再进一步讨论。打个比方,如果拿平民伤亡作标准,往回溯也好,盯着现在也罢,都很难看到赢家。文明国家重视人道,但不代表灾难不会发生,这话还能反过来:不发生灾难,不等于独裁国家有人道。说白了,也是两码事,只不过程度上有区分,否则丘吉尔和雨果给不出政体终于民主的结论。说到这,已涉及到另外个话题。

我想说的是,此次俄罗斯反应快,实际跟人道也没啥关系。有些人认为俄罗斯很怪,遂给出各种怪的理由。所有理由我都不反对,除了一条:介于民主和独裁之间。照实说,这是在横向拉扯,扯出来的形状不容易叫人看懂。在形容中共本质时,文贵先生曾提到“画皮”一说,倘若把画皮换作真皮,我看刚好可以给俄罗斯披上。确认中共病毒是重组,本身就是真皮在起作用,不然得跟伊朗和朝鲜一样。都是为了伪装,相比而言总还是好过满嘴喷粪。

我现在越来越发现,马哲那套东西也很怪,随着时间的流变,不仅不进化,反而越学越倒退。当然我是指好方面,否则话得反过来说。所谓的民主新左,新儒家都存在类似现象。思来想去,老觉得问题在源头,可我也不能怪那些创始者,毕竟他们只是编了个教材,却没从教材中尝到甜头。然而一旦尝到甜头的人,除了一颗枪子儿,恐怕什么都挡不住。照我看,中共就是如此这般,一步步把自己送上绝路。

前段时间,俄罗斯爆出高官集体辞职,普京闻之立马说好,我同意!马上调来一批亲信填缺口。那股子向前迈进的拗劲,十万头牛都难拉住。可问题是,任性总要付出代价,谁来买单呢?只有民众。刚确认中共病毒是重组,随即立马封关,号召民众齐心协力,拿中国人出气。俄罗斯民众见势赶紧喊好,齐声赞扬伟大而英明的领袖。借老江的话,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总体来说,我对这个国家了解得不多,认识几个作家,看过他们的一些作品。卡达耶夫说战斗吧!敖德萨!托尔斯泰也攒足了劲,后来一想不对,在《安娜·卡列尼娜》中又打包收回。最后扎米亚京说,我们是否该考虑自己的未来,要乌托邦,还是要自由?和所有的门类一样,文学也有它的系谱,明明白白就搁在那,却由于各种被动的情绪,人们屡屡和它擦肩而过。有人说战斗民族很孤高,但我老觉得仅此一点,不能作为不反思的理由。当然了,他们也许会说我们麻木,进而认为都麻木了,就不能指望反思,对此我又无话可说。

我的想法是,麻木也好孤高也罢,都不能成为被操纵的理由。假如这个观点成立,我们是否该醒醒:同处危难,相煎何必?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2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