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19日文贵先生参加班农先生的作战室第20期直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pztt7c66NY&t=548s

战友之家听写组 翻译组

农先生:大家好我是史蒂芬班农,我们现在在纽约市的喜马拉雅大使馆向大家直播。我们每日在这里做许多有关中国的广播,有许多许多事情正在中国发生。我要特别感谢郭文贵先生以及郭媒体和G-News新闻的团队,感谢他们帮助我们设立了今天的直播。我们有许多要聊的话题。目前从中国,特别是武汉每日都传出大量的新闻,因为疫情在日益恶化。目前我们从世界不同管道所得到的资料都完全不同,不同的组织机构都在试图评估此疫情的走向,都显示武汉目前的恶略状况,也显示了中国人民的处境。我想让您看看今天《伦敦金融时报》报导了在中国的苹果工厂无法开工,这也是很多工人从中国南部的深圳和其他地区又重新返乡的原因,因为这些地方的工厂都不允许他们回去复工。到处都是路障,这些工人经过重重测试,因为大家都不想让病毒继续传播。那么文贵,在我们谈论在武汉发生的一些事情和相关录影之前我想让您告诉美国人民您的评估数字。因为我们现在是直播,而且虽然节目是面向世界,但其中有许多美国听众,也有很多在我们的芝加哥总站的听众们。您对这次疫情的看法如何?您认为到底有多糟糕?

郭文贵先生:史蒂芬,您问我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情况,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而当我看这些西方媒体所报导的有关武汉冠状病毒的新闻,几乎所有这些媒体所用的数据都是假的。

班农先生:您是说他们所引用的中共所提供的有关被感染,和死亡人数的资料都是虚假的?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那么目前他们说有大约7万或7万5千人被感染,死亡数字是2500人。还有就是是哈特菲尔德医生一周来都认为十分滑稽的数字,就是他们所说的2.1%的死亡率是个永远不变的百分数,就像中共的国民生产总值永远都是8%,对吧?反正总是同一个增长数,您是说中共故意编造出来这些假数字吗?还是他们计算有误?

郭文贵先生:您说的完全正确。正是中共他们自己编造出的这些数字!对这些数位的掌控必须完全听从中央政府的指令。所有这些数位都是政治资料都不是真实的!你看,其实现在在中国,我认为应该有大约4到5百万的感染患者,而死亡人数我认为目前是250,000(25万),这些仅是被送往太平间或被火化了的人数。这才是真实的!

班农先生:那好,我们知道在湖北省那里大约有八千万到一亿人口都被隔离了,对吧?这是中共公布的资料。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此外在中国的不同地区还有4到5百万人被封城,对吧?要么被封城,要么被隔离。如果某个城市没被隔离也基本上是被封了的,人们已经不能自由往来。

郭文贵先生:那么,关于这方面,在整个湖北省大约有一千六百万人被隔离,整个武汉市有大约一千一百万人被隔离,整个中国大约80%的面积都处于隔离状态或是被封,约十亿多人都被隔离或被封。这才是真实的资料!但他们所说的有七万人被感染这个数字完全是假的,不是真实的资料!我认为目前有超过四百万人被感染。

班农先生:那么,当您说应该有3或4百万人都被感染了,您是如何得知的?是国内某些人透露给你的吗?

郭文贵先生:这是根据传染率估算出来的,不可能只有七万人被感染。拿武汉为例,很简单!我们为什么认为中共的数字是虚假的?因为中共不允许世卫组织以及其他美国专家到武汉或到重庆、或上海。

班农先生:好的,让我先来谈谈美国和川普总统这边的情况,现在有请哈特菲尔德医生,我们这边已经提出要派遣美国疾控中心的人员前往,对吧?世卫组织也提出了要派世卫组织的人员,香港大学的梁卓伟医生也志愿要前往协助研究病毒,据我了解美国的疾控中心始终都被拒之门外。直到最后这几天他们(中共)才同意一个团队前往,是世卫组织的一个先遣队前往了北京。但他们也只能是翻阅中共提供给他们的资料对吧?中共还是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武汉,为什么呢?

郭文贵先生:他们想要掩盖真相,他们不想让人们看到真相,他们担心会有人把真相爆出去,这是根本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西方和美国这些人如此相信中共政府的资料是非常糟糕的!这些资料都是错误的资料!这个问题很大!不仅美国、整个欧洲、西方世界都相信这些资料。如此,美国将陷入一个很大的困境!

班农先生:您知道我刚刚在香港会见了某个重要人物。一个举世瞩目的好人,一个非常非常良善的好人。他告诉我,在香港被感染的人数要比林郑月娥的香港政府所公布的大10到20倍!病毒实际上在那里蔓延得很严重。很多商场都关闭了,货机上已经没有什么食品及货物了。所以比政府现在所描述的要糟糕得多!
我们等一下会看一些相关的视频,但是我想再回到这些资料中规模的问题上。
那么哈特菲尔德医生,我想问您:按常理来推论,目前大约有十分之一,(杰克,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我。)目前全球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就是说,目前世界总人口数为75亿,那么,目前50%的中国人口或是说10%的世界人口都被隔离了。要么是像武汉那样的完全隔离;要么像在横滨湾那里被封锁住,就是所谓的准隔离。
现在我们从一些大公司知道,就像今天金融时报报导的。工厂开不了工,因为没有足够的工人能够从各省回来,因为那些各省的那些检查点。
所以,哈德菲尔德博士,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的一部分,应该世界来照顾整个世界,对吗?来监督这次大流行。为什么他们待在北京的酒店里?按Miles的观点,为什么是CDC?为什么加布里埃尔博士一个人在香港?为什么世界上顶尖的病毒猎人不被允许前往武汉?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博士。

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他们(中共)不想他们去武汉,他们不想让他们在那里,世卫组织相当无能为力。我们在2014年也看到了同样的事情,他们试图从几百英里外的首都检测埃博拉疫情。你必须有地面人员,派自己的人到那里,核实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你可以开始制定方案之前,哪里最需要援助,具体什么样的援助,你才能尽可能快的提供最有效的帮助。你必须要有地面人员,你靠遥控做不到。

班农先生:我问你,我们会谈到这个,现在有两个女人实际上负责,两个高级干部。共产党解放军的高级官员负责武汉,我会谈到她们。Miles正好认识这两个人。

但是我问你,博士,你在这里有中共的数字,这是70000人感染,2000人死亡。你也听到其他人说可能是几十万,四十万到五十万,每六天翻倍。你知道成千上万人死亡。然后,我们听Miles和其他中国人说,可能已有数百万人已经感染,数十万人死亡。其中一些死于其他原因,他们只是没被按病毒死亡计算,但他们因病毒而死。
问你这个问题,给定这次隔离的规模,你觉得这种在武汉的隔离实际上起作用吗?实际上能停止扩散吗?你在第一季告诉我们,你有两种方法来阻止,要么有疫苗,这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或者是社会隔离。现在看来中国人已经尝试了一切,可能的能够做的社会隔离。对吧?可以想像他们还能骗多久,或者最终控制住传播之前。你认为考虑到现在这个大规模的隔离的事实,这种社会分离秘密计划起作用吗?

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不,不管用,这个应该停止了,尤其是现在人们已经意识到,他们非常害怕。所以你不用强迫采用自我疏远的措施,人们对感染的恐惧会自动这样做。我们在这里漏了一些东西。

班农先生:你是说,如果隔离能起作用的话,或者起作用,在感染人数上就已经开始有相当显著的下降。

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是的,应该有非常显著的变化,7至14天后,我们没有看到。

班农先生:因此即使在CCP公布的数字,如果你把那些资料作为基准,以你的专业观点,在中国中部隔离不起作用?

史蒂文·哈特菲尔德先生:不起作用,他应该达到峰值,但看起来不像有,没有任何地方看起来像要达到峰值。

班农先生:Miles,我想我们会在节目的后半部分看一些视频,但现在我想具体谈谈,因为这将会在美国引起争议。我想谈谈这两个人,现在真正控制了武汉,两个都是女的,一个是副总理,孙副总理。

郭文贵先生:孙春兰。

班农先生:孙春兰,她是习主席的人?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我记得她是10天前被派去的,对吗?去强制执行,甚至彻底隔离。她到的第一天就做了讲话,就是说我们要挨家挨户查,我们要挨家挨户去量体温。对吧?如果我们认为你已被感染,我们认为你有发烧,就把你带走,把你带去隔离中心。对吧?去隔离中心的是爱国的,给我们麻烦的是叛徒。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这样来自武汉的视频,看起来他们在逮人,你要不想被逮,就被拖着去,要么被钉在自己的房子里,你能先介绍一下她吗?孙春兰副总理,她为什么被派到那里,她的权利比很多人都大吗?她到那里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解雇了,她是不是能够让隔离生效?

郭文贵先生:我认识她超过25年了,她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女性。她是非常非常中共类型的人,就是个骗子。至少她会说得好听,但永远做不到。绝对做不到!您看到了他们到街上去,挨家挨户,不是去帮助别人。他们关上你的门,他们锁上你的门。要么他们就逮捕你。如果你还为自己辩护,直接把枪顶在你嘴里,这在视频中看得到。很多人跳楼自杀了。这他们看不到吗?她就是个骗子、政客!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中共官员说的话,谈论武汉冠状病毒,一切都是假的!不要听政客们的烂嘴,这是场巨大灾难。不要相信他们!

班农先生:所以你是说把她派到那里,只表明中共的更多控制、更多谎言,对病人更残酷打压,更加说明他们有多恶心。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在我们节目的第二部分,我们将放一些视频,是真实的人那里来的,是越过防火墙传出的,我们会从中看到这些。

郭文贵先生:是的,视频是一个很好的证据,这就是结果,不要只听我们说,不要只听郭文贵说,去看视频自己验证,视频要好多了。

班农先生:您正在聆听和观看战斗室的疫情报道的直播,今天同时也来自郭媒体,今天另一主持人是郭文贵,他是著名的,但有人会说,来自中国的臭名昭著的爆料人,是反中共的第一爆料人。从一开始,他就是他们的眼中钉。我想谈谈另一个人,杰克,我相信玛丽亚﹒巴蒂罗莫,在福克斯明天的节目中有一段,有人做过分析,昨天送给对冲基金的人,这个争议就是关于武汉实验室,对吧?说可能是武器实验室,有一个武器计划,说是人造病毒不知怎么泄露了,在中共的解放军中有一位少将陈薇。

郭文贵先生:陈薇

班农先生:她是少将,她来自军事医学科学院。在西方的情报部门,她被认为是中国的生化武器计划的头号人物。那么你认识她吗?你能告诉我们你了解她什么?

郭文贵先生:我在2003年认识她,她的家庭也来自军方,是军队中最老的。她和中央军委员和政府最高层关系密切,她在欧洲学习过,之前也来美国,她几乎是中国的第一。

班农先生:她在欧洲学习过,她在美国学习,她以前在美国呆过?

郭文贵先生:是的。

班农先生:她是整个中国生化武器的创造者和专家?

郭文贵先生: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在2003年她解决了中国的SARS。

班农先生:她帮助解决了中国的SARS问题。

郭文贵先生:而且她非常接近王岐山副主席和习近平。

班农先生:她和王岐山关系密切?

郭文贵先生:是!很密切!

班农先生:当一个少将被派去…我们只有两分钟了,我们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到广告时间了。当你派个负责整个生化武器计划的少将到武汉去,帮助孙春兰副总理应付疫情。作为高级管理人员和企业家,很又了解中共,给你的是什么信号?

郭文贵先生:哦,将军不会听孙春兰的,她只听王岐山和习近平的。这是两个不同的部分,在中国的组织上,军人不听政治人物。孙春兰只听习近平,将军也只听习近平和王岐山。这是很奇怪,这就是为什么将军要去那里参加这个案子,这确实非常复杂。

班农先生:我们从休息回来后,我想请斯蒂芬Hatfield医生。我想就这样开始,您已经看了,今天出来的一些报告,一些额外的分析,其中说这是高度不适当的,不是高度,我相信他们说是:不可能这是来自武汉实验室。当我们回到战斗室疫情时,我将简要介绍一下其中的科学。
我现在在纽约,我们在喜马拉雅大使馆,也是郭媒体和G-News的直播中心。我今天共同主持人是郭文贵,我这里要感谢每个人,我们会做更多的远程直播。因为在这种悲惨的情况下,我们想在这里听到跟多声音。今天我们集中精力在中国中部的武汉。原因之一,而文贵也在这里,是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中国。现在我们有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近7亿的中国人口处于某种的隔离中。不管是封城,还是隔离、强制隔离,或是挨家挨户,随便怎么说吧。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42793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20094/ […]

0

热门文章

GM39

2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