蘸血的馒头与溅腥的口号

作者:MH

用刚死的人溅出的血裹上馒头吞食进肚,据说可以带来好运。这是杂文学家鲁迅先生笔下的一段叙述,生动而又透骨的刻画了当时的国人是多么的愚昧和冷酷。这种吃人血馒头的愚昧做法在当今社会估计已经找不到这样的人了,但是,这种似曾相识的现象又何曾间断过,仍在不断变相的推陈出新,所谓“武汉加油”的口号就是当中一例。

龙应台说,呼喊”武汉加油”凸显出语言”贫乏””粗鄙”; 在我看来,更不止于此,呼喊者还有”卑劣的自私”! 且不说病毒为温病,其性如火,他们却要”火上加油”,实属愚昧无知; 更深入地剖析,他们高喊加油的真实心理,乃是冀望于阵地上的兵浴血奋战至死,与病毒玉石俱焚,以换取山外的村庄岁月静好。在这混乱非常之际,我宁可做一个”小人”,去时时揣度那些激昂高亢的”君子”们唱出的花腔! 若问我这”小人”有何见教,只有平淡的一句: 让武汉人活得明白死得尊严。这种口号是集体的语言贫乏、草率、粗糙,甚至于是粗暴。

联想大陆建政以来的历史,去人性的奴化运动和假大空的愚民教育从不间断,何尝不是如此?说得真是一语中的,入木三分,太恰如其分了!龙应台一个文化名人面对一群“卑鄙自私”的行为都不惜去做一个“小人”,去揣测和揭露他们的心理心态,本人一个凡夫俗子又何尝还能以君子之居在保持沉默呢?为此,本人也沿着“小人”的思路继续走下去。

其实,龙应台是就日本捐助物资包装上,以中国唐朝与日本进行文化交流为背景写下的几行“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等诗句,与中国的口号两相对比而引出一个表面的文化问题,借以说明两国国民文化修养的差别。可是,在本人看来,龙应台提及的文化问题只是她的一个引子,重点还不在文化差异上,而在于揭示一批经过党文化肆虐摧残过的大陆民众,已不仅缺乏中国传统文化的修养,更重要的是导致了思想资源上的匮乏,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基本思考判断力和是非辨别能力,人性也不仅仅像龙应台指出的那样卑鄙自私,而且还更令人悲哀的是,这种被恶意改造过的人性透过这种简单贫瘠的口号表现出一股阴飕飕的冷酷和冷血。

这次疫情是怎么爆发开来了,本文就不再赘述了,就说当下武汉情况相当严峻,全面封城,进入准戒严状态。面临汹汹病毒的袭来和不断有人死亡的威胁,家家已户不出门,人人自闭不算, 武汉人还得面对当局的严防死守,户户排查,随时强行进家,暴力挟持拉人带走的恐惧。病毒已造成无数国人不幸染病,许多家庭失去亲人,更多的人则是受困家中、备受煎熬。可以说,事态已经到了没有一个武汉人的身心不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和伤害的地步。

可是,处于武汉和湖北地域之外的众多国民却是那么的思想麻木不仁,不知深浅高低,也不会做换位思考,只会简单而又信口开河的叫唤什么“武汉加油”,“湖北加油”,甚至“中国加油”。加什么油?

之前,在疫情随时可人传人的危情下,武汉当局为了营造一派莺歌燕舞的盛世,打压民情和控制疫情信息,不惜搞个什么“万家宴“,粉饰太平,结果多人被病毒感染。这些赴宴者又多集中在百步亭社区,这可不是一般的居民区,而是武汉知名的大型社区,占地4平方公里,包括花园现代城、温馨苑、百合苑、怡和苑、安居苑、景兰苑、天顺园、幸福时代、怡康苑共9个小区,共有13万人住在这里。据微博上传来的消息,好些天过去了,百步亭社区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危急,绝望的居民正在向外界求救!这种危难之时政府最该做的理应是人道而有序的引导建康者赶快撤离避祸,安排周边旅游景点等地区分散隔离,并组织救援物质保障被隔离者的生活和防疫。通过分散救援,以减轻武汉疫区救治方面的压力。一个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度,救助那么一两千万人,何难之有?可是武汉当局根本不朝这方面去做,武汉人对病毒又无力抵抗,你叫他们加什么油?你这不是叫他们加速被病毒吞噬,用狂嚎的语言去诅咒他们玉石俱焚的快点死吗?

有新闻报道,湖北药店6毛钱进来的一次性口罩卖1元,居然被政府以哄抬物价罚了好几万,人家才根据市场经济的供求规律涨这么一点点,这可算是很有良心的商家了,居然被如此重罚,想想其他地方想买一次性口罩得花五六块钱还不好买,这种简单粗暴的执法看似在帮武汉人维护经济秩序,实则却是在封杀对武汉人的供货来源。你的“加油”是在给谁加油?

大陆的新闻画面里有武汉一批被集中收治的确诊患者,被送往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过程。患者大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被公交车转运,但上面给公交车驾驶员下达运送命令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驾驶员这些运送的确诊患者要由哪些医生或科室来接收,也没有保证运送道路是否通畅,让几十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武汉的寒夜里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导致患者情绪失控,而且携带病毒的老年患者在寒冷的冬夜里苦苦挣扎。面对这样情景,这种廉价的“加油“能给这些苦难者带来什么?

更有甚者,那些杀气腾腾的标语横幅对试图逃生的武汉人写着“出门打断腿,还嘴打掉牙”的公开威胁;公路不通试图走水路渡河到临省去的湖北人被当作“偷渡者”予以驱赶和暴力对待;印着“鄂”字车牌的的车主被他乡众人无情的拦截,跟踪和举报,让警方对其像犯人一样实施抓捕和关押。面对他们身处语言威胁,暴力伺候和警车无情铁丝网透出的那种惊恐,无助和挣扎,以及那些悲愤的泪水和面容,这种狂吠般的“加油”到底在给谁加油?加的又是哪门子油?

当下,武汉人和湖北人最最期盼的无不是“不求三月下扬州,但愿月底能下楼”。对比官媒抛出大量的党八股文辞,空洞、荒唐,“战”字连篇的表演台词,以及大陆一批群愚还在追随党媒的节拍起舞而兴高采烈的叫嚷这种脑残式的口号,如果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那么武汉人湖北人面临恐惧和死亡威胁之时,这种是非不清,高喊这种低廉的“加油”口号就无异于是极其冷漠而又充满浓重的血腥味了。

《圣经》写道,“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流……”,灾难之下没有局外人,大陆的口号者们,当你看到他人流血之时,轮到你流血之日还会遥远吗?

这次灾难的元凶叫“新冠状病毒”,其实早在上世纪中页,大陆政权易手,大陆民众就已被 “新官状病毒”感染了,且被其毒害死了几千万。如今,新旧病毒均在两相交叉作恶,大肆危害国民,令国民更是雪上加霜。至此,不管是“新冠状病毒”,还是“新官状病毒”,如果均可以用英文缩写NCP来表达的话,那么本人对这两者无不宁愿用浙江方言的谐音来念道,通通的都是:娘希匹!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