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报: 新冠状病毒可能大爆发 —松懈的国际警戒防线意味着当代社会最糟糕的一场传染性疾病

一场千万人感染,死亡数超过1000(中共官方公布数字)的疫情使包括武汉在内 的中国国内确诊人数在继续不断的攀升。相对而言,这个亚洲巨人之外的国家, 感染数还是比较有限的。然而,对此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及哈佛传染病动态研究中心主任Marc Lipstich持怀疑的态度。他认为这个新冠状病毒的国际大爆发只是个时间问题,也就是说那些受侵程度还比较轻的国家应该尽快准备好疫情的大规模侵袭,这可能是人类当代社会发生的最糟糕的一场传染性疾病。

以下是Marc Lipstich 教授(以下简称:L)和哈佛大学报(以下简称:G)就有关疫情的一段对话:

G: 与一周半前我们向您请教的有关武汉的情况相比有什么最新的消息吗? 

L: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是病毒的传播更厉害了,范围更广了。但我们还是期望能将它控制住。我认为现在是包括像新加坡那样严格追踪传染源和途径在内的更多国家提高警惕的时候了。因为在追踪疫情做得比较出色的新加坡也出现了一些疫情是和之前追踪不相关的新疫情出现,这意味着在很多国家这种情况正在或即将发生,而且在近期内(一至二周)这种情况将得不到改善。

G:您之前曾提到过这么快的传播很多是因为没被发现的已感染源的传播。您还是持同样的观点吗?或者说现在日增的病例是由于新感染者的传播?

L: 一部分是新的传播,这是可以肯定的。之前也可以这么说。分离出新的传播源非常不容易,但过去几天,中国的数据显示新增情况比之前我们所看到的指数级增⻓有所缓减。一些人希望这是防控起的作用而不是没能好好统计的结果。我认为这有可能,因为有些防控措施非常极端。现在的问题就是到底是防控有了进展还是他们在追查和统计成千上万数字的能力饱和了? 

G:当我们谈到防控时,大家都会想到的是隔离。其他还有什么是防控可以做的吗?

L: 提及武汉,与其说隔离,不如用“防疫封锁”这个词更贴切,因为他们不光是把被感染的人,而是每一个人都封在这个区域里的。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隔离。之前有报道称,他们把那些确诊为新冠状病毒的病例和只是出现一些发烧症状或呼 症状但未必是新冠状病人的人都放任在一大间里(方舱),如果真是这样,这 病毒将被传播地更厉害。自那以后我虽然听说过好几次,但事实未必是这样。所以不好说。因为这不像是有责任的搞公共卫生工作的人做出来的事情。

G: 病毒传播是不是比之前所预想的情况好些了或更厉害?致死率是不是比我们一 周前采访您是更高? 

L:病毒传播是否好些还有待确认。从传播系数-R0以及二级传播系数上来说,专家们的评估是趋向保守的,可能低于SARS(3或3以上),也就是说2左右。但是这个病毒这么难控制的原因是它能很快地在你出现症状之前就已经开始传播了。 所以光隔离那些被确认的感染者是阻断不了传播源的。

G: 那是不是可以说这是最让人担心的消息? 因为这把情况变得更棘手了。

L: 是的,确实可以这么判断,但是现在可以获取的这方面的公共信息很有限。我看到一些还没有被正式出版的提示,同行们所验证的证据非常有限。在严重程度上,目前的推测是比一般流感致死率高(一般流感是1000例病例死亡一 例),而比起SARS的8-9%的致死率来说不算高。我和一些同事在推测上做过一些工作,他们基本上还是基于以上这两个数据之间,范围确实有点大,但重要的是最终数据到底是多少,3-4%毕竟比0.4%大很多。接下来美国可能会进入爆发的时期,我希望我们不会出现我们在有些地方已经看到了混乱的现象。

 G:与中国相比,国际上的发病率还是比较低的。那是不是意味着防控工作做得比较好还是国际大爆发即将来袭?

L: 不幸地是我更相信大爆发会来临。我们正准备即将发布一个但还在被同事们评估的一个基于全球的普通出行量的报告。有几个发现是非常让人震惊的。其中一个是有些国家,如印尼,柬埔寨等国必须立刻开始追踪感染源但其并没有。病毒在这些国家中的传播和变异性的不确定性是超过可预测范围的。印尼之前说他们做了50个测试,但从武汉及整个中国的出行到印尼的量非常之多。所以50个测试是远远不能自信地宣布你筛排了所有可能的感染源。对我来说,这一点确实非常令人震惊。第二点,我之前在阅读华尔街日报报道说新加坡只有三例没有被追踪到感染源的情况。新加坡和印尼正好相反,因为从出行量来说他们应该没有很 高的感染率,可能是他们在追踪感染源上做得相对比较彻底。就算这样,新加坡还是有找不到的感染源。由此我可以想象的是很多其他国家地域的漏网情况。当然,这些只是我们在得到的非常有限的信息上做出的猜想,但很可能这个猜想是正确的。

G: 有人说疫苗的开发至少还要一年。您认为这事会自然终焉还是需要疫苗来控制?

L: 对我来说这个疫苗的开发是非常必须的,但我们要清楚地说明疫苗的开发未必成功。因为不是每个病都有专用的疫苗。(WHO总干事谭德赛说18个月内会开发出疫苗,CNN)

G:对⺠众来说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L: 接下来美国可能会进入病毒广泛爆发的时期,我希望不会出现在我们所观察到的在某些地方出现的混乱的现象。我们必须继续做准备来迎战这个新型病毒。它不会是一个不可控的病毒因为美国政府没把它控制住。我认为可能的剧本就是, 如果我们需要迎战它,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迎战它。

G: 从治愈的⻆度来看,好像有些病例比较轻缓,有些很严重,需要呼吸器帮助。医院以及治疗中心需要开始考虑它们的容量建构了吗?

L: 我认为是的,有必要。但我不知道它们有多少弹性空间。我想我们需要的是相当于能抵御史上最恶劣的一场大流感规模的,或者是当代社会一场最糟糕的传染性疾病的级别的准备,我们拥有通⻛和集中提供呼吸帮助的系统。我被问道很多次的是这个病毒会不会像SARS那样到天气转暖就会好转。我同意SARS在天气转暖后自然消失了,但我更认为这是到了5,6月人们把SARS病毒控制住了。 我们现在在收集证据力图证明天气转暖后新冠状病毒的传播会减弱。有可能那会有帮助,但我不相信那会解决问题,因为证据显示新加坡依然有传播,即使它靠近赤道。

 G:治愈的病人有抵抗这病毒的免疫能力吗? 

L: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我还回答不上来因为疫情发生的时间还太短了。 证据显示一些其他的冠状病毒感染的治愈者确实有抗体可以起到免疫作用,但维持的时间不是很⻓。有可能几年,然后又被感染。进一步的问题要问的是那是因为病毒的变异还是这个免疫本身不是很持久的。由于这是一个新的病毒,我们很 难做出很确信的判断,但至少有理由期待免疫力能持续几年,如果不是很⻓时间的话。

G: 那就是说如果没有疫苗的话,你虽然好了一段时间但可能复发? 

L: 是的。就像流感一样,虽然平均来说人们每5-6年得一次流感。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战友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