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是否是香港与中共国「隔离」的契机?

https://spark.adobe.com/page/PLM1iw1gCk1Z6/

来源:CBC NEWS HONG KONG, Feb 06, 2020

作者:Chris Brown

新闻翻译:TCC

简评:正道人

坚强的香港人经历了8个月的抗争,为了五大诉求从来没有屈服,但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给香港人带来了新的挑战。面对很多国家已经禁止中国人入境的各种限制和隔离措施,一江之隔的香港还有几个口岸继续开放,香港人的焦虑和担心与日俱增,也许香港已经变成了病毒向世界蔓延的开放通路。

被共产党完全控制的香港政府到现在还拒绝关闭所有和大陆连接的通关口,以保持经济发展为由继续对逃离中国疫区的大陆人放行,虽然政府宣称会马上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但会不会已经太晚了,因为无法确认过去几周自如进入香港的人是否已经被感染。面对来势汹汹的致命病毒,香港人开始对如下几个问题进行讨论:

  1.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历史会不会在香港重现?发生在武汉的病毒是不是为香港准备的?为什么已经封城的武汉还有直飞香港的航班?为什么还保持口岸开放?
  2. 邪恶的中共为了征服不屈的香港人会不会宁愿牺牲掉成千上万的大陆同胞?中共会毫无底线地草菅人命来换得对香港的绝对控制吗?中共会不会以病毒防治的名义对香港实施戒严和军管?
  3. 中共盗国集团为了自己圈子里的人能够脱离中共疫区,会不会不顾香港人死活把香港当成权贵子孙和家人出逃的中转站?香港会关闭全部通关口岸吗?如果香港人躲过了来自大陆的病毒传播,中共直接在香港投放病毒的可能性是否存在?
  4. 香港的隔离区会真的有效吗?中共控制的香港经济和物资会满足香港人的需要吗?蜂拥而至的大陆人在疯狂采购,香港人自己保命的医疗防护体系能够承受这种冲击吗?香港药店的口罩和消毒液等物资已经出现价涨和断货现象了,如果疫情大面积在香港爆发,香港人自己考虑过如何自救吗?

这篇由Chris Brown 撰写的文章从几个方面解答了部分问题。但更多的答案需要勇敢的香港人用智慧去思考并找到应对之法。

随着冠状病毒病例的增多,香港正为隔离做准备

在香港,出现焦虑和惊慌抢购的人潮以及医护人员继续罢工

随着香港准备隔离从中国大陆过境的任何人,医生和传染病专家警告说,香港为保护自己免受冠状病毒感染的准备,将受到严格检验。

星期四,一大批人流穿过港珠澳大桥总站的到达区,这是仅有的两个陆路过境点之一。一些人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他们离开大陆,是因为他们现在仍然可以离开。

“我昨天听说有隔离令,所以我决定提早回来。”住在澳门旁边的珠海的郭爱琳(译音)说,但她想到香港照顾她的母亲。

另一位旅行者安森·李说:“如果我们听医生的话,我们戴上口罩,洗手并减少聚会,那么我们就可以健康了。”尽管他同意采取严厉的新入境措施,但这迫使他缩短了对大陆的访问。

香港政府周三宣布,从周六起,从中国抵达的任何人(无论是否为香港居民)都必须在接下来的14天进行隔离。

该决定标志着香港抵抗冠状病毒的重大转折点。到目前为止,政府领导人一直坚持认为,出于经济原因,保持边境尽可能开放是最为重要的。

可怕的预测

香港最著名的传染病专家之一袁国荣博士周四对当地媒体说,他相信冠状病毒已经通过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门槛,即它已经达到了“社区暴发”的状态,因为最近有六起本地发生的病例,并非由那些从中国来的人所造成的感染。

与中国的将近30,000例相比,香港的总病例数(22例确诊为阳性,2例疑似病例和1例死亡)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人数每天都在稳步上升。

从事重症监护的医疗保健提供者表示,他们正在为未来几天和几周的艰苦时间做准备。

香港屯门医院的心脏病专家阿尔弗雷德·王(Alfred Wong)博士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他很快将加入一个所谓的“肮脏小组”,负责治疗冠状病毒患者。

他在医院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所有人不仅将在隔离病区工作,还将与世界其他地区,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隔离,以减少将病毒传播给公众的机会。”

Wong随后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张照片,他与妻子共进晚餐,她坐在桌子的尽头,与他保持距离。他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你可以想像这背后所有的情绪。”

Wong对未来14天的可怕预测与Yuen的预测相呼应。

Wong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香港这里将面临着一场灾难。”

惊慌性的抢购

尽管在香港几乎没有完全恐慌的迹象,但显然有很多忧虑。周四在旺角购物区的一家药店,一包10个口罩的售价为12加元(Cdn),大约是正常价格的六倍。

商店工作人员迈克·张说:“确诊患者的数量正在上升,并且有一死亡病例,所以人们非常担心,这导致了购买的恐慌。”他说,随着对来自中国的人的隔离,价格肯定会上涨。

郑说:“当中国的供应下降时,(香港)的供应会立即下降,人们会变得疯狂。”

周三,在一家供应商宣布将以低价出售500,000个口罩后,估计有10,000人排队购买口罩。这排队的阵容在九龙区横跨了几个街区。

社交媒体网站上充斥着空荡荡货架的照片,人们抢空了卫生纸和其他清洁用品,以防万一他们不能出门。

过去的焦虑重演

当CBC向人们问及他们对冠状病毒的焦虑时,他们引用了17年前的SARS的例子。

像这种新的冠状病毒一样,SARS起源于中国并越过边界肆虐香港。到病情控制时,香港已感染了1,700人,有300人死亡。

疫情爆发的中心是九龙乔丹谷地区的淘大花园的高层建筑群。卫生当局认为,有一个中国人前来探望他的兄弟带来了这病毒,而且这种病毒是通过有缺陷的排污管传遍了这群密集的塔楼而使人生病的。

居民叶奕信当时是地方议会议员,他说最新的冠状病毒使他更加担忧,因为它似乎正在感染更多的人。

他说:“我认为这最终可能比SARS更为危险,”他站在E座旁,E座是2003年撤离的建筑物之一。

他说,当时很少戴口罩的,很少有人认真注意良好的卫生问题。现在,实际上,大街上或公共场所的每个人都遮住了他们的脸。

叶说,中国政府决定隔离武汉市,以及香港政府为有效地限制过境点,只允许紧急旅行外,他对此感到鼓舞。

叶说:“我有更多的信心。与17年前相比,政府和公民都非常了解这严重性。”

政治上分歧

但是,在政治上,香港对疫情的反应仍然分歧很大。

在经历了数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之后,这座城市已经两极分化。反对林郑月娥(Carrie Lam)的政府,以及批评家认为的中国政府的干预行为。

虽然街头抗议者的黑色面具暂时停止了,但香港的医护人员已经通过轮流罢工和日常纠察线继续抗争活动,并呼吁林将香港完全封锁。

关于隔离的公告被认为太少,也太晚了。

支持罢工的医护人员的心脏病专家阿尔弗雷德·王(Alfred Wong)认为,香港要克服冠状病毒危机的唯一方法就是将自己完全与中共国完全隔离开来。

他说:“这是一个全有或全无的问题。” “如果你关闭某些[邊境口岸],而让其他边境口岸敞开,我的意思是,基本上你还是让边境敞开了。”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0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5905/ […]

0
trackback
10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4679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5905/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