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病毒”、“病毒五星红旗”到底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歧视”

作者:Diago

看到了WHATSUP上转来的一个视频,在视频中提到“当2009年H1N1流感病毒在美国爆发的时候,没人称它为‘美国病毒’,当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爆发的时候,你们却叫它‘中国病毒’,当H1N1扩散到全世界,感染了数以千万的人群,也没有人对美国人恶语相向,但是当新型冠状病毒在西方国家还不足100例的时候,你们就开始禁止任何中国人入境,不公平地对待在海外中国留学生,当H1N1感染了十几万中国人,死亡病例接近1000人的时候,也没有人去画一幅“病毒星条旗”,但直到现在,尽管还没有出现一例丹麦的新冠病例,某位丹麦艺术家就阵了一幅“病毒五星红旗”,而且丹麦的首相还拒绝道歉,说这是言论自由,抱歉,在这件事上我看不到什么言论自由,我只看到了你们的‘歧视自由’。”

针对这个视频提到的“H1N1禽流感”,我查看了维基百科2009年H1N1新型流感疫情,我发现2009年的H1N1禽流感并不是源起于美国,而是源起于墨西哥,对于这个视频中提到的感染人数和对中国的感染病例的数字在维基百科上得不到视频中提到的数字,基于视频的事实基础已经错误,那么对于错误的事实上引出的数据一一查证一是费时费力、二是偏离了本文的本意,我相信这个视频中提到的所有关于H1N1的感染数字都是不实的。

在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到底“中国病毒”和“病毒五星红旗”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歧视”,在这里要先说一下中共对于世界的误导,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自己的新书《川普VS中国(中共):正视美国最大的威胁》(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里提到,当西方称呼中国的国家主席的时候,总是称呼President Xi,这样会给西方民众一个印象就是President Xi和President Trump一样都是民选的,而实际上作为一个独裁国家的领导人为有别于民主国家的领袖,纽特‧金里奇认为应该把中国的国家领导的头衔改成 General Secretary Xi。纽特‧金里奇的观点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来比对一下中共国和西方的“言论自由”,在时下中共国,如果你发布与官方不同的疫情言论,那么你轻则被训诫、重则被刑拘,在中共国,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公民,更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言论自由”保障。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独裁政府在自己治下的国土内以法律的橡皮绳肆意训诫和拘捕勇于发声的民众,这样就消灭了中共国所有的反对或者讽刺的声音;但是对于鞭长莫及的丹麦出现的“病毒五星红旗”,却要求道歉和消除影响,结果碰到了实实在在的“言论自由”的打击,在碰了壁后出现了这样的洗地视频,声称看到了这起事件背后的“言论歧视”。

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我要声明:那幅“病毒五星红旗”与我“心有戚戚焉”,因为我不认可这个绑架了十四亿中国人民的独裁政府,所以更不会认可作为它的标志的五星红旗,任何对于这个标志的讽刺都是我想说而无法说、想表达而表达不出来的,换句话说,我非常欢迎这样的“言论歧视”。

再说说“中国病毒”,我从来没有称呼过“中国病毒”,专业上好象是称呼为2019-nCoV,作为非专业人士,我从来都说武汉肺炎病毒,我想称呼为“中国病毒”的大概都不是专业人员,所以“中国病毒”这个称呼应该更偏重于政治层面,在我看来称呼“中国病毒”也无不可,它不存在对于中国人民的歧视,而是对于一手造成这场生化危机并且一直误导、欺骗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中共独裁政权的准确定性,从这个层面上说“中国病毒”包括了2019-nCoV,也包括了中共籍一带一路在全球进行的共产极权扩张、试图让全人类陷入暗黑世界的邪恶意图,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病毒”作为对于中共的定义,不仅实至,而且名归。中共就是“中国病毒”,它的自然宿主是德国的马克思,中间宿主是苏联,目前正在中华大地上泛滥。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4138/ […]

0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4138/ […]

0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29231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4138/ […]

0

热门文章

GM06

2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