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武汉病毒”一线医护人员哭泣:我爱你们!

作者:dX

一群共产党的幽灵,荼毒中华大地七十年。一场解放军“武汉病毒”灾难,正在中华大地肆虐。多少亡灵以及即将的亡灵,在中华大地游走,在中华大地的上空飘荡。。。

“武汉病毒”一线医护人员们,我为你们哭泣。

当肺炎病毒在武汉在湖北虐传,当可怕病毒向全国甚至全世界蔓延,当整个中华大地被恐惧笼罩,当千家万户闭门关窗都难以自保,你们却不得不置身前线,与致命病毒日夜为伍相伴,也死神搏斗——不仅为患者,也为你们自己。

我看到你们忙碌的身影,我听到你们奔跑的脚步。我看到你们哭了,我听到你们的怒骂。我看到你们在病毒弥漫的空气中进餐。我看到你们绝望的无言。我看到你们困了乏了,我看到你们合衣而眠,在座椅上,在病床上,在手术台上,在地板上。。。

可你们有足够的医疗器械吗,你们有充足的救命药品吗,你们所处环境每天按时做了必须的消毒处理吗,你们有足够的、有最优先保护级别的口罩防护服防护设施吗,你们有各种必要的物资储备吗。各种渠道的社会捐助,都如数、第一时间到达你们医院送到你们手上了吗。

当你们没日没夜全力救护别人,谁首先来保护你们。

我不敢赞美你们“崇高”,除非是你们自愿选择了崇高。我不敢赞美你们“伟大”,除非是你们自愿选择了伟大。此时此刻,“崇高”“伟大”都是冷血的道德绑架,是杀人的词语。你们曾经选择了从医这个职业,但这并不能成为让你们可能去送死的理由。

我也不敢美誉你们是所谓白衣粉衣“天使”,你们都是儿子女儿爸爸妈妈丈夫妻子,是邻家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天使”是上帝才可以赋予的神圣称谓——除非,你们自愿选择了天使般圣洁高贵的灵魂,自愿为国人,为千万个普通家庭,为人类邪恶的愚蠢,直面险境,承担起这份苦难。

我相信,你们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无论政府工作人员,无论快递小哥小妹,无论孩子学生,也有恐惧,也有任何人、包括路边脚下一只小虫子,最基本的趋利避害的求生保生欲望。

但你们,到底站在了抗击致命病毒第一线,因为你们从事了医护职业,或者刚好修学了呼吸科,或正好在疫区做了护士。这不是“应该”。作为医护,你们有救死扶伤的职责,但没有为此牺牲健康、甚至死亡的义务。

谁也没有权利“要求”你们,谁也无权说“谁叫他们是医生护士”,只有你们自己才可以说这句话:谁叫我们是医生是护士呢——一种义无反顾的担当。

你们,是殉难者。

你们也无需表演“悲情”,你们本身就是悲情的化身,是人类悲情的又一次最高体现,尤其这样悲情,是中华这片土地上人类,一场危及整个地球人类安危的自我作孽,即便作孽者只是其中某一部分人。中华这个民族,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们任何感动的语言都只是矫情和多余,任何的赞美都显得苍白,任何对你们的要求都是混蛋。我们唯一最恰当的,就是静默地看着你们,带着悲悯,为你们,更为作为这方人类的我们自己;为你们无声地祈福,也为同为人类的我们自身。感恩,带着无限的自我悲悯,才是对你们发自灵魂的敬意——如果我们尚有灵魂。

你们也无需谁“授予”你们荣誉。授予你们荣誉的人,本身应该是一种荣誉。

中华历史和人类历史,将记住今天。

当爆料革命成功,当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的新中国政府建立,你们应该得到最好的安抚和补偿。

如果有彼岸,我相信,那里一定有你们最崇高者的堂宇。

我没有确定的信仰,曾经有过不算真正信仰的“信”,但动摇了,摒弃了。我知道有鬼神存在,我有过鬼灵的第一手体验,但世间的不公不义,使我对鬼神失去了信念和信心,我曾鄙视神佛,我曾诅咒挑战欺软怕硬的鬼魂,用我绝望的愤怒。我看不懂他们。但这里,我仍要用我独立天地间的个人灵魂,为你们祈祷,祈愿你们一切安好。

我 没有资格感动,我更愿意为你们哭泣。

我!爱你们!

——这句话,是我认为我能给你们的最高的赞誉。

愿万神万佛护佑你们!愿万神万佛保佑我中华大地!愿万神万佛护佑人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aoguangyangfei
1 年 之前

各方面证据表明:武汉已经全面军管。
解放军已接手了火神山医院——不开放任何门诊,完全对外封闭,主要目的我认为在研究病变,
解放军承包了武汉市民生活物资配送——物资管控,
警察出勤佩戴枪支——当街随便抓捕已经习以为常。
武汉已成集中营,大逃杀模式,你准备好了吗?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3日, 2020